CNBC專訪蘋果CEO庫克:對中國業務感到樂觀

收藏待读

[ 摘要 ]在採訪中,庫克分享了他對蘋果的未來以及與中國貿易談判持樂觀態度的原因。他還談到了蘋果和高通之間的法律糾紛,並預測蘋果的遺產最終將圍繞其醫療創新展開。

CNBC專訪蘋果CEO庫克:對中國業務感到樂觀

蘋果公司首席執行官蒂姆·庫克(Tim Cook)接受專訪,談及中國業務、華爾街的消極以及創新

騰訊科技訊 1月9日消息,據外媒報道,蘋果首席執行官蒂姆·庫克(Tim Cook)周二接受CNBC編輯吉姆·克萊默(Jim Cramer)的專訪,談到了該公司採取的重大舉措。此前,蘋果警告投資者,其2019年第一季度營收和iPhone銷量都陷入疲弱。截至周二收盤,蘋果股價今年以來累計下跌4.4%。

在採訪中,庫克分享了他對蘋果的未來以及與中國貿易談判持樂觀態度的原因。他還談到了蘋果和高通(Qualcomm)之間的法律糾紛,並預測蘋果的遺產最終將圍繞其醫療創新展開。

以下是採訪摘要:

克雷默:庫克,你知道我總是喜歡說:「擁有它,不要交易它。」但現在,人們會說:「吉姆,給我提供些買股票的投資理由」。

庫克:嗯,你知道,我從不試着出售股票,而是試着銷售一種產品。不過,我可以告訴你自己的看法。首先,我們長期管理公司。蘋果最重要的東西就是創新文化。這個團隊在創建硬件、軟件和服務,並使它們以不可思議的方式協同工作。

其次,我們有非常龐大的安裝基數,一年前達到了13億,在過去的12個月里增加了1億。第三,業內客戶滿意度和忠誠度最高。所以你可以把這兩件事放在一起,如果你有很活躍的安裝基數,有很多重度客戶,那麼你的產品業務就會有經常性的收入流。

然後,由於我們建立的生態系統,其中有令人難以置信的開發人員和應用店提供服務,我們在2010年建立了服務業務,你知道,2010年營收剛剛超過70億美元。而在2018年,這項業務的營收超過410億美元。我們承諾,到2020年,我們將使2016年的數字翻一番。

當然,我們在資本配置方面對股東是友好的。所以你需要把所有這些東西放在一起,這些都是對我們來說是最重要的東西:創新、客戶滿意度以及我們客戶的總體規模和忠誠度。

克雷默:好吧,我認為大多數科技公司的創新都不如蘋果。你們冒了很多風險,有些甚至是我認為無法取得回報的。舉個例子,在我們脖子上纏上一根可笑的繩子,然後我們就有了AirPods。我們喜歡現實時間的啞巴手錶,現在我們有了能拯救生命的智能手錶。我們喜歡又大又深的接口,然後我們得到了閃電接口。我們喜歡索尼2000美元的無反光鏡相機,直到我們有了能拍出更好照片的iPhone X。那麼,為什麼要採用這種模式?在我看來,這是錯誤的。

庫克:是的,我認為這也是不對的。但我告訴你,我關注的是客戶。所以每個季度都有顧客發言,他們每年、每天都在發表自己的看法。對我們來說,最重要的是他們感到滿意。所以當我閱讀顧客的電子郵件時,他們告訴我Apple Watch如何改變了他們的生活。

他們告訴我智能手錶是如何激勵他們變得更健康,更積極的。他們告訴我,他們發現了AFib。(房顫)。他們告訴我,他們發現自己的心臟出現了以前不知道的問題,如果他們不去看醫生,他們可能已經死了。

這些都是改變人生的事情。我們將機器學習嵌入到手機的硅芯片中。你知道,這不僅使我們的電力效率在非常小的包里有了令人難以置信的性能提升,而且它允許我們在手機上操作這些數據,在手機上進行交易,而無需踏入外部世界。

關於隱私問題,我們一直站在隱私的正確一方。但市場正在發生變化。這是我們建立起來的一種不可思議的力量。你能用手機拍的照片,就像你說的,我的意思是,如果你想記錄自己的生活,這些是改變生活的東西。今天早上,我拿起手機,看到了一段一年前的記憶。

我看到我侄子或者對你很重要的人。他們的臉就這樣出現了。你有個幻燈片。這些東西,太令人不可思議了。我們的顧客也很喜歡它們,這是最重要的。

克雷默:我有個5歲的女兒,她非常喜歡蘋果手機,甚至曾說過:「聽着,爸爸。如果你像你妻子那樣把它放進洗衣機,我就會買個新的。但是你不能從我冰冷的手裡撬開它,因為我愛它。」她不是個升級謎,因為你做了最棒的產品。我們該怎麼應付這種情況?你是怎麼做的?

庫克:對我來說,最重要的是她很開心。現在,如果她不是因為其他原因升級,對她來說也許升級就太麻煩了。也許她擔心數據的傳輸。

所有這些,我們都想提供幫助。你知道,我們有專賣店,你在裏面可以聚焦最好的客戶體驗,幫助人們設置他們的新手機,確保所有的數據轉移。同時,也允許他們出售當前的手機,這看起來像時運營商以前提供的一種補貼。它還抵消了新手機的部分成本。

克雷默:這些問題同時也發生在中國。有些問題可能非常奇怪,比如:如果我能獲得華為的補貼,為什麼我非要購買蘋果品牌的手機呢?這種情況會持續多久?

庫克:我認為這是我們在中國看到的具體情況。在我們看來,中國經濟正處於某種合理髮展的軌道上。我們相信,基於我們所看到的情況和時機,當前這種情況只是暫時的。因為我認為,當你真正審視這個問題時,達成協議符合中美兩國的最佳利益。

這是個非常複雜的貿易協定,它需要更新。但正如我之前所說的,我非常樂觀地認為這將會成為現實。因此,坦率地說,這不僅對我們有好處,而且對整個世界也有好處。世界經濟的強大需要強大的美國和中國經濟支撐。

克雷默:我的理解是,就連白宮的強硬派也在這個問題上採取了行動。現在我知道特朗普總統稱你為朋友,我知道你是美國最偉大的代表。在我看來,有些人和你的感覺完全一樣,這意味着達成協議是很可能的。

庫克:我認為達成協議是很有可能的。我聽到了許多非常鼓舞人心的話。

克雷默:好的,現在,我們要談談其中一些人,一些唱反調的人。我們以前也談到過他們,特別是當股價大幅下跌的時候。韋德布殊的一位分析師說:「蘋果顯然面臨著最黑暗的日子,遇到了發展的挑戰。現在說XR失敗還為時尚早。但早期跡象顯示,這顯然是個失敗的產品。」你想對那些說XR失敗的人說什麼?

庫克:讓我告訴你我是怎麼看待這件事的。事實是,事實是什麼。自從我們開始推出iPhone XR以來,它一直是最受歡迎的iPhone,從我們開始發貨的第一天一直到現在。

克雷默:但是比較而言呢?

庫克:我是說,我還想賣得更多嗎?我當然想了。我當然想多賣點。我們正在努力。但就產品本身而言,這是一個令人難以置信的創新產品。它採用了一系列先進的技術,從帶有神經引擎的芯片到嵌入到全屏液體視網膜顯示屏中的安全技術。我們是業內第一個這樣做的公司。XR是iPhone有史以來電池壽命最長的產品。

我是說,這太不可思議了。你可以拍到你的生活和你所愛的人的照片。我的意思是,它超過了很多你可以買到的獨立相機,現在已經沒有人用獨立相機了。因此,這些東西給客戶帶來了很大的價值。就是這樣。

說到反對者,我聽了一遍又一遍。我在2001年聽過。我在2005年、2007年、2008年、2010年、2012年和2013年都聽到過。你可能一次又一次地從同一個人那裡聽到相同的話。我並不是在辯護。這裡是美國。你想說什麼就說什麼。但我要告訴你的是,蘋果有一種創新的文化。而這種創新的文化,再加上這些難以置信的東西——忠誠的顧客,快樂的顧客,這個生態系統——很可能被低估了。

克雷默:當你決定不公開硬件銷量和披露營收低於預期時,市場對這兩種情況的反應都讓你感到驚訝。

庫克:老實說,我對市場從來不感到驚訝。因為我認為市場在短期內很容易激動。而我們考慮的是長期發展。因此,當我診斷公司的長期健康狀況時,我發現它從未像現在這樣好過。

產品生產線再好不過了。生態系統從未像現在這樣強大。我們的服務都很成功。讓我們以可穿戴設備為例,好嗎?可穿戴設備,主要是智能手錶Apple Watch和無線耳機AirPods。

我不是在預測。可穿戴設備的營收已經比巔峰時期的iPod營收高出了50%。現在,我想每個人都會說,這是一個對蘋果來說非常重要的產品,充滿了創新,很可能是公司走上一個非常不同的發展道路,並打入其他市場。

因此,Airpods正變得無處不在。人們喜歡他們。它們採用了各種技術,這些技術很管用。

克雷默:我跟蹤股票40年了,蒂姆。你們是創新的源泉。我妻子說:「告訴他,他們想要什麼?時間旅行?」(笑)你要做什麼?

庫克:嘿,時間旅行聽起來挺酷的。

克雷默:關注貴公司的分析師仍在繼續考核手機銷量,他們並不是在考慮營收。然而,如果是寶潔公司(Procter & Gamble),他們會支付28倍的市盈率。你是不是被錯誤的人關注了?

庫克:我認為我們的故事沒有被很好地理解。我認為,華爾街的一些人對蘋果並不是很了解。例如,有一些人認為,最重要的衡量標準是,在給定的90天內,iPhone的銷量是多少,或者營收是多少。

這在我的關注清單上排在很靠後的地方。關鍵是,如果有人決定晚一點買一部iPhone,因為他們可以更換新的電池——我們給了他們很大的折扣——所以他們會決定再使用一段時間,我對此並無異議。

我想讓顧客開心。我們為他們工作。所以重要的是他們感到很快樂。因為如果他們高興,他們最終會用另一種產品來代替那個產品。而圍繞這些產品的服務和生態系統將會獲得蓬勃發展。

克雷默:這些分析師不知道該怎麼做。我理解他們的難題,蒂姆。他們不知道該怎麼辦。因為手機是其中很大的一塊。

庫克:是的,但如果你真的回顧一下蘋果的發展歷程——在我們上一個財年,我們有1000億美元的營收不是來自iPhone。而在最後一個季度,如果你計算除iPhone以外的東西,那麼這些業務的增長率是19%。一筆大生意的19%。

克雷默:話又說回來了,它是一家包裝消費品公司,而不是一家科技公司。為什麼不接受並說:「你知道嗎?我們只想被別人關注。」

庫克:(笑)我不認為我們要選擇被誰關注。

克雷默:我不知道。你們是個大公司。也許你們可以。現在,我有一些想法給你,好嗎?我昨天和沃爾瑪的一些人談過了。他們談到,你們可以與沃爾瑪Flipkart合作,用廉價手機來征服印度市場。

庫克:是啊。對我們來說,我們就是要製造出最好的產品來豐富人們的生活。所以我們不是要做最便宜的產品。我們想創造一個巨大的價值。但這不一定是最便宜的。所以對我們來說,我們看到的是,世界上每個國家都有足夠多的人,我們可以通過銷售最好的手機來獲得真正的好生意。

現在,隨着我們推出X,然後是後續的XS和XS,我們知道並非每個人都想要花1000美元去買手機。所以我們做了iPhone XR。我們將把儘可能多的先進技術帶到這部手機中。

克雷默:好吧,讓Flipkart來做補貼吧。

庫克:而且我們的定價正好在8和8 Plus的價格之間。但在印度,總的來說,我們會全力以赴。這是一個主要的關注點。如果你看看我們是怎麼做的,這些年來,我們已經從1億美元,2億美元的業務發展到了去年的20多億美元。

但我們還有更多的工作要做。我們想在那裡開店。我們正和那裡的團隊緊密合作。我相信我們將來會有更好的結果。我今天不想進行預測。但對我們來說這是個重要的市場。

克雷默:你現在面對一些唱反調的人。有些唱反調的人並不是分析師,例如高通。高通一遍又一遍地告訴你,「你會來談判的。你不得不這樣做。你在德國輸掉了訴訟,在中國輸掉了官司。等着看到你屈服。」你要屈服嗎?

庫克:沒有。聽着,事實是,自從去年第三個季度以來,我們就沒有和他們進行過任何和解談判。這是事實。所以我不知道這種想法從何而來。我們與高通的問題是,他們沒有授權政策。我們認為,這是非法的。許多不同國家的監管機構都同意這一點。其次,它有在公平、合理和非歧視性的基礎上提供專利組合的義務。但他們不會這麼做的。他們要價過高。他們有很多不同的戰術來做到這一點。不只是我們這麼說。我是說,你可以看到美國聯邦貿易委員會的審判結果。

克雷默:對,他們說你一直在進行和解談判。

庫克:嗯,不僅如此,他們還花錢僱人寫假新聞,然後再宣傳。這樣做有些下作,不符合他們公司的身份。事情不應該這樣。

克雷默:好吧,我們來談談競爭。我經常提到的另一家創新公司是亞馬遜。他們的語音助手也很棒。你們也有語音助手。這就有點像比賽。如果你有無限的資金,你把它投入到語音助手上,它會讓Siri變得更好嗎?

庫克:嗯,我們在Siri上投入了大量投資。如果你看看Siri,我們現在大約有5億多台設備在使用Siri。Siri每月被使用超過100億次。它支持21種不同的語言,出現在30多個國家。

所以我們試着去做,我們試圖創造一個全球性的產品。我們並不是每個國家都有。

我每天都能得到越來越多的好東西。質量正在提高。你知道語音助手的發展是一段永無止境的旅程。我們說話都有些不同。我有南方口音,但不像以前那樣濃厚了。但這方面有很多工作要做。但我對我們不斷創新的能力充滿信心。

克雷默:好的最,後一個問題。醫療保健服務方面,你們準備怎麼發展?

庫克:在服務方面,你將看到我們今年宣布新的服務。還會有更多的事情發生。我不想告訴你他們是什麼。

克雷默:材料?

庫克:我相信隨着時間的推移,它會變得很重要。這些都是我們覺得很棒的事情,我們已經做了很多年了。在醫療方面,尤其是在你的健康方面,我相信這是一個領域,如果你放眼未來,回顧過去,你會問一個問題,「蘋果對人類最大的貢獻是什麼」,這將是關於健康的問題。

因為我們的生意一直都是為了豐富人們的生活。隨着我們越來越多地通過智能手錶和我們用ResearchKit和CareKit創建的其他東西進入醫療保健領域,並將用戶的醫療記錄放到iPhone上,這將是一筆很大的生意。

這對人們來說是非常重要的。我們正在使它民主化,並賦予個人管理其健康的權力。我們只是在這件事的早期階段。但我確實希望,在未來,當你回答這個問題的時候,答案是蘋果對人類最重要的貢獻是在健康方面。(騰訊科技審校/金鹿/樂學)

原文 : 騰訊科技

相關閱讀

免责声明:本文内容来源于tech.qq.com,已注明原文出处和链接,文章观点不代表立场,如若侵犯到您的权益,或涉不实谣言,敬请向我们提出检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