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過比特大陸的內憂外患看礦業命運:幾乎沒有礦池能穿越牛熊

收藏待读

透過比特大陸的內憂外患看礦業命運:幾乎沒有礦池能穿越牛熊

透過比特大陸的內憂外患看礦業命運:幾乎沒有礦池能穿越牛熊

比特幣的生意從來就不是一件易事,特別是當比特幣進入一個快速下滑的階段,思考「怎麼活下去」便成為當務之急。

據天眼查信息,1月9日,比特大陸投資基金新增兩項成員信息,分別為吳忌寒CEO和詹克團董事長,但在成員介紹里, 吳忌寒職稱為螞蟻礦池CEO,詹克團為比特大陸董事長。

透過比特大陸的內憂外患看礦業命運:幾乎沒有礦池能穿越牛熊

在比特大陸去年9月向港交所提交的招股書顯示,吳忌寒和詹克團同為公司的聯合CEO。 對於這次職位變動,有人說,兩位聯合創始人的路線之爭總算爭出結果:吳忌寒繼續他的礦霸之夢,詹克團走他的AI轉型之路。

經歷接近一年的熊市,目前比特幣還沒有反轉的跡象,而曾經90%以上的收入全靠礦機市場的比特大陸,面對礦工流失、礦機滯銷, 是轉型還是重構現有業務體系,都成為一件棘手的事。 而此前的裁員風波,也的確證實礦圈巨頭也到了思考怎麼活下去的時刻。

此時,比特大陸的競爭夥伴嘉楠耘智也在尋找出口——據彭博社報導,消息人士透露,中國第二大比特幣挖礦芯片製造商嘉楠耘智繼正考慮轉到美國上市,希望最快可以於今年上半年在紐交所掛牌。但是如果行情繼續低迷,上市之路依舊不會樂觀。

前不久,區塊鏈研究機構Coinmetrics發表了一份礦池研究,通過統計2011年至2018年這八年的礦池數據發現, 比特幣礦業是一個競爭非常激烈、死亡率極高的行業,即便曾是最有統治力的礦池,也都消失在歷史的長河中。

透過比特大陸的內憂外患看礦業命運:幾乎沒有礦池能穿越牛熊

(△礦池一覽,可點開大圖)

2013年以前還是顯卡挖礦時代,所以上圖藍色的「未知領域」佔了很大一部分百分比,隨着幣價大漲,市面上開始出現各種ASIC礦機,挖礦的難度越來越大,催生出一大批能夠集中礦工算力的礦池,所以圖片後面的顏色也越來越花。

現在提起礦池,大家很容易想起吳忌寒的螞蟻礦池、神魚的f2pool, 但是早幾年,他們在挖礦界的實力非常一般。 2013年到2014年, BTC Guild、GHash 的算力一度超過51%,成為其他比特幣礦工眼裡的算力霸主和危機對象;風口浪尖之下GHash礦池不得不撤走算力、降低51%攻擊的可能,才平息了「民怨」。

然而,還沒等2013~2015年那輪熊市走完,他們都已經不復存在了。去年年尾,曾經位列第三的國內老牌礦池BTCC也宣布,無限期停止礦池運營,同樣沒能熬過熊市。 

讓我們再仔細看看過去這4年的變化:Slush礦池依然活躍;螞蟻礦池的影響力略微下調;魚池的算力大幅下調;BTC.com的實力雖然依舊在線,但也逐漸下降;BW.com在2018年7月30日挖出他們的12414個區塊中的最後一個。

透過比特大陸的內憂外患看礦業命運:幾乎沒有礦池能穿越牛熊

(△2015年到2018年礦池變化)

事實上,很少有礦池能夠穿越牛熊,除了魚池F2Pool和Slush礦池。前者曾在2014年反超Ghash成為算力第一的礦池,現在排名落到了第六;後者是世界上首個比特幣礦池,曾在2014年進入低谷,又在過去兩年里出人意料地崛起,成為唯一一個從創世開始存活到現在的礦池。

市場接連遇冷,大礦池生存都如此艱難,小礦池的機會幾乎為零。F2Pool的神魚在採訪中表示:「 經歷去年一年的極速繁榮導致了大量算力的湧入,對各種電力資源的充分挖掘。但在熊市裡,因為這些資源的過剩會導致危機。對礦工而言,控制好自身的風險,降低槓桿率,活下來最關鍵。

歷史好像在告訴我們,因做比特幣算力而輝煌的,也要承受幣價灰暗帶來的反噬,回看歷史上的礦業變動,沒有永恆的礦霸,算力的競爭永遠都不會停止。不知幾年之後再看,會不會又是另一種局面。

原文 : 火星財經

相關閱讀

免责声明:本文内容来源于火星財經,已注明原文出处和链接,文章观点不代表立场,如若侵犯到您的权益,或涉不实谣言,敬请向我们提出检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