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值「代叫」實為詐騙,滴滴協助警方端掉灰產團伙

收藏待读

超值「代叫」實為詐騙,滴滴協助警方端掉灰產團伙

編者按:本文來自微信公眾號「 懂懂筆記 」(ID:dongdongnote),作者 木子;36氪經授權轉載。

「出售網約車折扣券,全國通用,最低可以三折打車。」

作為一名普通乘客,余佳瑜是在去年底意外地發現了這樣的「好事」,這令她欣喜不已。她是被朋友拉近了一個微信群里,裏面有群友兜售網約車資抵扣優惠券,通常是五折左右,最高可達3折。實際上,這樣的「好事」在不少城市都在發生,吸引了不少用戶關注、諮詢。

超值「代叫」實為詐騙,滴滴協助警方端掉灰產團伙

好奇之下,余佳瑜添加了賣家為好友,諮詢優惠券的相關事宜。當時,對方的答覆是只能通過其「代叫」服務,才能享受這種超級「折扣」待遇。

「說是代叫,其實就是預付折扣車資,發定位讓對方幫着叫車。」余佳瑜告訴懂懂筆記,以前也有好友幫她叫過網約車,而這位賣家「代叫」預付的費用,自稱是APP預估行程費用的三分之一左右。不過,想到要把一些個人信息都告知對方,容易泄露隱私,她最終還是選擇了放棄。

那麼,通過這些賣家「代叫」節省網約車費用,究竟靠譜嗎?如果真的能三到四折付費約車,折扣之外的錢誰來支付?這種便宜,背後又隱藏着多大的風險?

「優惠」最高三折?「黑產代叫」誘惑人心

近日的一則新聞,似乎揭開了謎底。1月8日,廣東省公安廳召開新聞發佈會,通報了滴滴協助廣東警方偵破的一起導致平台重大損失的網約車「黑產代叫」詐騙案,共計98名犯罪嫌疑人落網,警方現場表示案件查證的損失達400萬元。

實際上,在2018年的1月3日和9月11日,廣州警方就已經組織了兩次針對網約車平台詐騙行為的收網行動,打擊了多個詐騙團伙,共刑事拘留78人,繳獲了大批掃號平台軟件、銀行卡及偽造身份證等作案物品。

「代叫」成了詐騙行為,似乎有些不可思議。究竟那些不法賣家宣稱的所謂「折扣券」,和詐騙行為之間是什麼邏輯?要搞清楚這裏面的名堂,還是要弄清楚這種超低折扣「代叫」的實際運行過程。

「我用了兩三次,確實很便宜。付款後賣家就會通過微信轉發行程,獲知車牌信息。」通過余佳瑜的介紹,懂懂筆記聯繫上了她的朋友張先生,並了解到其以往「代繳」乘車的細節。

張先生表示,讓賣家幫着「代叫」網約車,操作上的確比自己叫車麻煩一些。首先,需要確定上下車的地點位置。如果是專車,還需要提供手機號碼給對方。如果是快車,就只能通過賣家聯絡司機。

儘管這樣的叫車方式比較繁複,卻節省了不少費用。張先生以福田中心到寶安機場為例,快車費用將近140元。如果使用類似的「代叫」服務,只需支付45元即可,便宜了將近三分之二。

「有些賣家為了競爭搶用戶,甚至說只要幾十元就能跑全市。」他向懂懂筆記展示了一則貼吧內容,顯示只需支付25元/單的費用,就能「代叫」網約車在市內不限公里和區域行駛。

在張先生看來,「代叫」賣家使用的應該是官方的「優惠券」、「抵扣券」,本身是平台用於推廣、促進用戶使用其服務的一種營銷手段。「都是官方的補貼機制吧,或許這些人有門路,反正大家都能有實惠,挺好的。」

那麼,如此大幅度的優惠,賣家真的是通過各類綜合福利,進行合理抵扣的嗎?

「代叫」後拒不付款,平台墊資損失大

超值「代叫」實為詐騙,滴滴協助警方端掉灰產團伙

「對於用戶來說是優惠代叫,對於司機來說那就是坐霸王車。」

談到所謂的超低折扣「代叫」網約車,在廣州開了四年滴滴的李師傅表示,這並不是一件新鮮事。早在前幾年,網約車平台上就有一些「賣家」抱有僥倖心理,冒着風險提供所謂的優惠「代叫」服務。

「當時我們司機就曾遇到一些去機場、(高鐵)南站的大訂單,事後代叫的用戶卻沒有付錢。」李師傅透露,一開始遇到這種情況,司機往往得不到應有的報酬。而從前年開始,滴滴官方改變了墊付司機車款的規則。無論是「霸王車」,還是乘客真的忘記支付了車款,只要訂單是正常的,司機基本上能在第二天收到平台墊付的款項。

「但是也有特殊情況,」李師傅補充到,正常訂單都能夠得到官方墊付。可是乘客上車之後,如果臨時改變了目的地、中途改路線接送朋友的話,訂單就容易被列作異常了。

如果司機想讓平台墊付這種「霸王車」訂單,就必須通過後台向「小滴」提出申訴,「雖然大部分訂單最終都能夠解決,但過程卻要繁瑣了。」

「這些人太缺德了,平台要貼錢,我們要搭進去時間。」

聊到警方偵破的這起「黑產代叫」詐騙案,他表示自己和周圍幾個司機朋友都是拍手稱快。不過他們也很困惑,如今乘客在平台註冊時,相關的綁定機制十分完善,講求一證一號,為何還是有不法分子能夠通過「黑產代叫」牟利呢?

黑產無處不在,個人信息泄露成隱患

懂懂筆記在滴滴官方披露的信息中發現,詐騙分子也分上下游,而且分工清晰,大量黑客軟件和網上兜售的用戶信息是最重要的作案「原料」。

「黑市銷售『註冊四件套』價格貴,但批量購買的話會很便宜。」一位網絡安全資深業內人士對懂懂筆記表示,這些用於綁定平台的個人資料,大多是不法分子通過盜號的方式取得,也有在灰產之間反覆出售的用戶資料。

不少中老年手機用戶,以及對個人信息保存不當的群體,因為安全防範意識低,常常會成為灰產獲取隱私資料的目標。據了解,最便宜的註冊用「四件套」批量價可低至10元/份。

而警方所破獲的這一起「黑產代叫」網約車詐騙案,背後就是這樣一條灰色產業鏈。詐騙分子的各個鏈條分工相當清晰,上游不法分子通過黑客軟件模擬生成新的手機機身碼,再通過相關軟件平台獲取眾多「卡商」提供的手機號碼和滴滴平台發回的註冊驗證碼。

之後,「代叫車中介」會使用這些軟件和平台註冊滴滴賬號,再從「料商」手中購買支付寶賬號、密碼和銀行卡號、姓名、身份證號碼、手機號等,用於完成滴滴賬號綁定,然後將滴滴賬號賣給「客戶中介」。

「客戶中介」則通過建立滴滴打車優惠社交群或發帖等方式招攬客戶進行約車,說服客戶每單支付費用為原訂單車費的30%至35%。一旦交易一兩次就會立即廢棄該賬號,重新註冊新賬號,而車費並未向滴滴公司和司機支付。因此整個欺詐的操作過程中,用戶、司機、網約車平台三方都損失了很大利益。

或許,有的乘車用戶對此會不以為然,「黑產代叫」詐騙影響的僅僅是從業司機、網約車平台,只要優惠能使用,不會對自己造成損失和傷害。

那麼,事實果真如此嗎?

「黑產代叫」騙局頻現,危害用戶安全

超值「代叫」實為詐騙,滴滴協助警方端掉灰產團伙

「還好數額不大,就當花錢買教訓了。」

經常往返深惠兩地跑業務的李挺,向懂懂筆記描述了自己上當受騙的過程。他曾添加了一名自稱能低價「代叫」網約車的群友,並抱着試一試的心態約了車。

當他將上車地點、下車地點、電話號碼通過微信發給對方後,很快對方就分享一則行程信息,裏面包含了車牌號碼、等待時間等,並要求其支付27元費用。

「也就是預估費用的三分之一,我馬上通過微信轉賬給了對方。」然而,在指定上車位置等待了將近十五分鐘之後,他依舊沒能等到預定車輛。李挺立刻給「代叫」發了信息催促對方。

沒想到,對方已經將他拉黑。發現上當之後,因為要急着趕到羅湖客運站趕班車,李挺只好重新叫了一輛網約車。

相對於這種自認倒霉,網約車「黑產代叫」騙局的危害還有更多層面。在走訪滴滴技術部門的專家時,懂懂筆記也了解到「黑產代叫」陷阱背後的一些隱患。這其中,包括行程分享、一鍵報警等功能無法使用,會導致乘客與親友溝通不順暢,倘若用戶搭乘網約車遭遇突發事件,更是無法及時與平台、警方取得聯絡。

如果司機服務質量差,甚至產生訂單糾紛,乘客更無法通過評分、投訴等渠道,維護自身合法的權益。除此之外,用戶將上下車地點、手機等信息發送給灰產分子後,也就暴露了大量個人信息,有可能會導致更嚴重的人身安全、財產安全問題。

雖然經歷多次嚴厲打擊,但灰產對於網絡出行服務平台的覬覦不會停止,相關技術手段也會不斷升級換代。滴滴技術專家對此表示,過去幾年來平台一直在積極與警方進行合作,加大力度打擊這一詐騙行為。早在2017年下半年開始,滴滴出行就針對部分乘客不支付大額車費,騙取司機信任詐騙司機的現象進行了調查,並發現有黑產通過惡意註冊乘客賬號,利用「代叫」形式詐騙平台和司機。

去年至今,平台通過大數據和情報分析進一步挖掘,對相關灰產詐騙行為進行了追蹤、記錄和分析。平台的安全部門在向廣州市公安局報案同時,還梳理出涉嫌訂單數據和乘客、司機資料,配合辦案部門對相關線索進行深挖梳理、擴線和落地,對涉案的電子證據進行提取固定,對最終破案起到了很大推動作用。

原文 : 36氪

相關閱讀

免责声明:本文内容来源于36氪,已注明原文出处和链接,文章观点不代表立场,如若侵犯到您的权益,或涉不实谣言,敬请向我们提出检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