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價跳水、變現受阻,美圖做中國下一個Instagram有戲嗎?

收藏待读

股價跳水、變現受阻,美圖做中國下一個Instagram有戲嗎?
股價跳水、變現受阻,美圖做中國下一個Instagram有戲嗎?

如今的美圖大不如以前。

2018年以來,美圖的股價一路暴跌,在去年12月24日,其收盤價只有2.09港元/股。與2017年3月20日,一度高達23.05港元/股的美圖股價相比,可謂是一落千丈。而且在一年半前,美圖的市值有近千億港元,但截止到現在,美圖市值已不足90億港元,市值蒸發高達九百億港元。

可見,美圖在股市坐了一把跳樓機,而美圖的股價又是為何頻跌呢?

股價跳水的背後推手:連年虧損、用戶流失

美圖不論在上市前,還是在上市後,都一直處於虧損狀態。

從美圖歷年年報的數據可知,2013年至2015年,美圖在營收逐年遞增的同時,虧損額也在逐步擴大,這三年的虧損額分別為2581萬元、17.72億元和22.18億元。

2016年上市後,美圖的虧損進一步擴大,虧損達到62.61億元。而且,美圖雖然在2017年度利潤上的表現大有好轉,虧損額大幅縮小,但仍有1.97億元的虧損。也就是說,美圖仍未實現盈利。

不過,進入2018年後,美圖略有起色的業績又開始惡化了。根據美圖2018年8月公布的上半年業績報道顯示,美圖營收僅有20.52億元,同比下滑了5.9%;凈虧損1.3億元,同比基本持平。同時,美圖官方曾表示,預計2018年全年美圖將有9.5億元至12億元之間的凈虧損。

美圖常年虧損多多少少都會引起其股價的漲跌,就以上這些不理想的數據來看,美圖並不能嘗到盈利的甜頭。加上近期各大媒體曾報道美圖過度收集用戶隱私的信息,在一定程度上這些都有可能導致部分股民對美圖前景存疑。

除此之外,造成美圖股價不振的另一大推手就是其用戶的流失。美圖2018年上半年的財報顯示,美圖的月活躍用戶數3.499億,較去年同期下降了15.9%。按產品劃分,各項產品的月活躍用戶數均有所下降,其中美圖秀秀同比下降了1.2%,美顏相機下降了6.2%,而美拍則下降了56.4%。

對此,美圖方曾表示,用戶量減少的部分因素是2018年3月和6月各應用商店暫停美拍的下載。但是值得注意的一點是,美圖在2017年用戶量就已經出現流失現象。美圖2017年財報指出,美圖各個產品的月活躍總用戶數為4.15億,相比2016年下滑了7.6%,除了美圖秀秀2017年月活躍用戶較上一年增長了14.8%之外,美顏相機和美拍在2017年月活躍用戶數都呈現下降的趨勢。

在某種意義上可以說,美圖產品對用戶的吸引力有限,同類產品出現的同時,美圖產品的創新程度不足以留住用戶,而用戶的流失難免會動搖股民的軍心,美圖股價大幅下跌也是情理之中。

其實,美圖上市後有三個商業變現方向,分別是智能硬件、軟件廣告和互聯網增值服務,以及電商平台,但目前看來,似乎這三個變現之路都不暢通,造成美圖連年虧損。

美圖三大變現之路受阻

目前,美圖推出了美圖秀秀、美圖手機、美拍、美圖美妝等諸多軟硬件產品,但是美圖的發展表現卻不盡如人意。而美圖是如何一步一步走到今天的困境呢?

第一,對手在升級,入局者在增多,而美圖手機卻深陷更新換代的瓶頸。

美圖手機的主要受眾群體是愛自拍的年輕女性,其受眾面相對於一般的智能手機受眾面要小,意味着美圖手機的產量不會太大,價格上的優勢也不明顯。

而且美圖手機的主要功能就是拍照,而OPPO、小米、vivo等各大手機廠商紛紛都利用了新科技推出拍照技術更加優化的手機產品,搶佔了大量的市場份額。由於其他手機的拍照功能不斷優化,美圖手機的競爭優勢在一定程度上會有所削弱,那麼美圖手機就會被性價比高的華為、vivo等智能手機壓縮其市場空間。

另外,市面上出現了越來越多的美顏app,如B612咔嘰、無他等,這同樣會稀釋掉美圖手機的核心競爭力,要知道用戶只用免費下載美顏軟件,就可拍出美圖手機的效果,自然大多數人不願花錢去購買美圖手機。

還有一點值得注意的是,美圖手機的更新換代跟不上。2017年美圖推出了5款智能手機,而2018年上半年僅推出了1款產品,原定於2018年底推出的V系列手機也將推遲到2019年發佈。

種種不利的因素聚在一起,勢必會影響到美圖手機的銷量。據了解,美圖的主要收入來源是智能硬件的銷售,而智能硬件產品主要是指美圖手機。2018年上半年,美圖的智能硬件營收佔比為72.14%,但較去年同期相比,營收佔比有所下降。可見,美圖對美圖手機依賴度較高,盈利點出現畸形,一旦美圖手機的出貨量出現問題,就會影響到其智能手機業務的發展,隨之美圖的智能硬件變現之路受到了阻礙。

第二,美拍在短視頻擂台上遇到了不少武林好手。

美拍作為美圖公司的一款短視頻產品,目前其處境比較尷尬。隨着抖音、微視等產品的出現,美拍在短視頻領域的影響力逐漸減弱。2018年9月,美拍的滲透率只有2.8%,較去年同期的4.2%相比,有明顯的下降。其實,產品的發展與其背後資金、流量的支持存在一定的關係。與美拍相比,抖音、微視等產品背後有互聯網巨頭強大的資源支撐,那麼美拍被趕超也不足為奇。

同時,美拍此前因低俗短視頻和未成年違法直播等內容被監管部門約談,迫使其下架整頓,在一定程度上威脅到了其生存的問題,多多少少會阻礙到美拍短視頻變現的步伐。

第三,美圖的美妝自營電商變現結果不理想。

美圖一開始的服務對象就偏向女性,加上大多數女性對美妝的青睞,那麼美圖確實能為其美妝帶來一定的流量。但是美圖做美妝電商業務並不順利,要知道這需要強大的供應鏈支持,而且其運營、物流等環節也需要投入大量的資金,如果沒有高的交易額,平台是很難實現盈利的。

據美圖公布的2018年上半年的財報,美圖互聯網業務營業成本為3.4億元,其中美圖美妝相關的收入成本是9370萬元,而去年同期並沒有這項收入成本。另外,網易考拉、天貓國際、唯品會等平台的美妝業務也比美圖美妝要更成熟,可以說美圖美妝的盈利空間受到了一定的擠壓。這就意味着,美圖美妝不僅沒有取得成效,反而還加大了美圖的虧損。

而目前,美圖似乎意識到了自己的困境,開始斷臂止損,但是有可能其困局還是難解。

轉型美和社交,美圖要做中國Instagram任重而道遠

「美和社交」是美圖接下來的主要發展方向,而美圖要想社區化轉型,除了在自身的app上加入一些社交功能,另外還需給自己「瘦身」,畢竟在2018年4月,即使美圖秀秀上線了社交功能,也難以縮小美圖的虧損,這從它2018年上半年的財報就可知曉。

不久前,美圖頻頻開啟了「大動作」。

一是美圖將自己的手機「送」給了小米。2018年11月19日,美圖與小米達成了戰略合作夥伴,小米將負責硬件生產、系統研發與推廣銷售,而美圖將提供影像技術及logo標誌,就連類似美圖皮膚檢測儀beautymore等智能硬件也將交由小米及關聯公司生產。

這就意味着,美圖能夠解決掉手機的製造成本,改善供應鏈的問題,進而回歸到輕資產的道路。同時,這也表明了它從「工具」到「社交」演變的信心。

二是美圖將自己的美妝「嫁」給了寺庫。就在2018年11月22日,美圖與寺庫、寺庫投資運營的TryTry達成了戰略合作意向,美圖美妝app將由寺庫投資的美妝電商TryTry運營。

此次「聯姻」確實能夠讓美圖美妝擁有寺庫完善的供應鏈,但是這與「斷臂」的性質差不多,實際上,美圖是將生產開發、運營管理的權利交出,而這對美圖來說,算是不得已而為之。

可以看出,這兩次動作都是美圖在切割自己的非社交業務,不過,美圖要想成功轉型社交並非易事。

目前,國內的社交領域已經被微信、QQ、微博、知乎等社交產品瓜分得差不多了,短視頻平台也有抖音、快手等強勢玩家存在,所以現在美圖只能在相對空白的圖片社交中尋找自己的落腳點。

美圖COO程昱曾表示,要進一步聚焦「美和社交」戰略,需大力投入內容生態的建設,其對標的對象是Instagram。雖然近幾年國外的圖片社交產品Instagram十分流行,但是國內的圖片社交領域並不熱鬧。

而美圖巨大的用戶基數確實能夠為其圖片社區引流,但是比美圖用戶量還大的支付寶也沒能通過「校園日記」、「過年集五福」等活動強化其社交屬性。另外,像微博、微信朋友圈同樣可以充當圖片社交的角色。簡言之,美圖要想做「中國Ins」,難度可想而知。

其實,在社交這條道上,早已是狼多肉少。美圖現在才來插這一腳,似乎有點遲,而現在,美圖要靠社交產品重振業績仍任重而道遠。

文/劉曠公眾號,ID:liukuang110,本文首發曠創投網

原文 : 36氪

相關閱讀

免责声明:本文内容来源于36氪,已注明原文出处和链接,文章观点不代表立场,如若侵犯到您的权益,或涉不实谣言,敬请向我们提出检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