聰明人、賭徒、騙子,加密貨幣量化交易市場歷險記

收藏待读

聰明人、賭徒、騙子,加密貨幣量化交易市場歷險記

今天的加密貨幣領域就像 17 世紀的紐約:人口不到 1000,街上的人來自四面八方、魚龍混雜、說著 18 種以上的語言,他們來這裡的目的只有一個——賺錢。這裡蠻荒、原始、草根,同時濃縮了世界所有的貪婪與精明,終究孕育出金融市場。

然而金融市場玩的零和博弈,贏者永遠是少數。正如電影《商海通牒(Margin Call)》所言, 有三種人能在金融市場賺到錢:先進者、聰明人,還有騙子(There are three ways to make a living in this business, be first, be smarter, or cheat.)。

幣圈的量化交易正是這樣一個市場。去年8、9月份,量化交易入場者激增。

這裡不需要做投資者資質審查,意味着誰都可以進來;這裡沒有傳統機構的託管機制,資管機構可以隨時拿錢跑路。這個行業里的每一個人都像在叢林中裸奔,沒有任何的保護網。

「能用 python 寫幾行代碼,不懂金融也能做量化。有點資源的人,找幾千個以太坊不是問題。量化的門檻好低的。」 TokenPanda COO 邵昱淇告訴 Odaily星球日報。

這是個遠比傳統期貨更刺激的市場:7*24 交易、大幅波動猝不及防、基礎設施極不完善。如果你沒有交夠學費、也不夠聰明,要麼離場,要麼淪為騙子。

近幾個月來,橫盤與下探交織,去年幣圈量化基金能賺法幣的屈指可數。IX.com 交易所創始人 Allen 公開表示,國內團隊中,以幣本位計,具備持續盈利能力的不超過20%;以金本位計不超過5%。

即便如此,經濟下行大背景下,入場者不降反升。

「熊市量化應該是唯一能賺錢的生意,因為一方面還沒有那麼多的專業機構的人進來,一方面市場還沒把資金彙集到這裡。」 FutureMoney 合伙人李哲表示。

聰明人、賭徒、騙子,加密貨幣量化交易市場歷險記

鮮少賺錢,卻成了熊市下少數能賺錢的行業

「我最近參加 TokenFund 聚會問大家,最近在投什麼?10 個人有 9 個人會說做量化。我多問一句,你們現在賺錢嗎?大家都會非常羞澀地告訴我,沒賠。我再去看很多量化團隊,跟大家聊,你們賺錢嗎?10 個有 10 個會斬釘截鐵告訴我,賺錢!」一場量化交易分享會上,DFUND管理合伙人楊林苑說。

加密量化基金如同熊市繁花。因為這已是熊市下少數能賺錢的生意。

某大型量化基金合伙人羅成表示,他曾在量化交易 MeetUp 上目睹,一位電商老闆跟他說做生意賺了幾百萬,不知道應該怎麼管。「身邊立馬有一堆人涌過來遞名片,說可以幫忙管。」

會上有許多他未曾聽聞的基金。他告訴Odaily星球日報,最近幣圈多了很多「機構」,「這些機構長什麼樣呢?一共三個人,找了個礦主,募了幾百個比特幣,註冊了一個公司。這就是機構了。」

看着魚龍混雜的現場,摻雜着來由不明的各路基金,他判斷:「一級市場騙不了錢了,二級市場變成騙子的出口了。」

邵昱淇也觀察到,8、9月份開始,入場者激增。「量化是確實能賺錢的,否則不可能有這麼多人進來。」他說,熊市是量化的好時機,牛市不需要做量化,單邊就行。「你只需要持好幣。」

量化交易往往意味着程序化交易,包括利用數學模型制定策略、程序化執行交易等,減少因情緒化和手誤等帶來損失。 不過,如何制定模型和策略,依然是獲取收益的關鍵,量化團隊的本事。

「只要有波動,就能賺錢」,就像邵昱淇所言,量化不怕跌,跌得會比漲得快。「漲是需要成本的,跌是沒有成本。量化就怕兩個:橫盤和快速反轉。比如今年 10 月份的橫盤,沒有什麼人能賺錢。除了網格套利,但我認識的兩個用這個策略的團隊後來也虧慘了。」

牛市靠梭哈,熊市靠本事。以為自己能賺錢的人總有很多。

這些新進者都從哪裡來?

邵昱淇的第一個判斷與羅成類似,「從一級市場來。」

「幣圈原來有很多做市商,本身靠給項目方做市值管理,現在也拉不動了,就改成量化。這些人原來是依靠機械人掛單提供流動性,具備一定的量化能力,而且本身就認識項目。項目募了一些以太坊,跌得差不多,不如做量化。」

楊林苑也曾在演講時表示:「2018年大家過得非常辛苦,2019年可能會更辛苦。一級市場非常坦蕩,很多 TokenFund 會轉到二級市場用量化尋找一些賺幣的機會。」

第二是傳統市場的失意者。

為什麼那麼多人進場?邵昱淇回答:「因為其他東西更賺不到錢。」

經濟大形勢讓投機者更為饑渴,看到這個圈子還有一絲紅利可榨取,開始爭食。何況幣圈量化的競爭遠比不上傳統市場激烈。

「其實量化門檻好低的,能用 python 寫幾行代碼,不懂金融也能做量化。有點資源的人,找幾千個以太坊不是問題。」邵昱淇說,這也是圈子龍蛇混雜的原因。

「傳統機構真正厲害的人根本看不上這個市場,太小了。」量化基金管理人龍熙感嘆。Tokenmania 創始人樓霽月多次表示,加密貨幣市場容量大小,傳統大機構動輒數百億的資金根本進不來。市場容不下,也不符合合規要求。

聰明人、賭徒、騙子,加密貨幣量化交易市場歷險記

難辨好壞的從業者:新手、賭徒,還有騙子

傳統金融圈屬於 Old Money,幣圈總能造新貴。

幣圈對沖基金團隊本就出身各異。楊林苑總結,市場上的量化團隊有三種:華爾街回來的海歸投行派;A股實戰派,對盤的分析能力非常強;幣圈資深野路子派,也是最早幣圈量化人群。

「我們做量化,不靠華爾街那套,也不靠 A 股那套,就靠我們熬過牛熊的經歷。」背靠大礦場主的PCoin屬於第三種。樓霽月也表示,在幣圈,無論是華爾街還是 A 股的策略,都不一定可行。

量化的低門檻與幣圈的魔化,給了草根做逆襲之夢的機會。

有不少小型量化交易團隊,自帶乾糧進來。「傳統託管的錢沒法進來,自己的錢進來的很多。」數字貨幣券商 1token 主打中小型基金,創始人徐志敏告訴 Odaily星球日報,平台上有很多小型的量化團隊,最小的「每個人就小几萬的本金,但交易量幾百萬一天」。

龍熙管理着約 100 個BTC,表示「原來做傳統生意的,現在都是自己的錢」。他告訴星球日報,傳統的人一般先拿自己的錢,怕虧了別人的錢。

可怕的是,很多新進場者是完全的初生牛犢,也敢幫別人管錢:有剛畢業沒多久的年輕程序員、有尚未畢業的大四學生、有正在就讀計算機的大二學生。「畢業沒幾年,有一個還沒畢業,這就是機構了?」一名大型對沖基金創始人提到一家他認識的量化團隊。

小白來了,騙子和賭徒也來了。

交易所創始人 Allen 認為,國內的量化團隊中「一半可能是假量化團隊」。

量化基金劇增,但客戶沒有變多。為了獲客,一些新機構開始拿散戶錢、P 假凈值圖騙錢、胡編策略、虧錢就跑路。

最近一些面向散戶礦工的量化宣傳會出現,邵昱淇分析,「現在也只有礦工手裡有幣了,因為礦工手裡的比特幣很多不願意賣。Token fund 手裡都是山寨幣,優秀的 VC 手裡是有主流幣的,但是優秀的 VC 早就成立了自己的二級市場基金。」但他認為,靠譜的量化基金不會主動拿散戶礦工的錢。

「最誇張的(一個人),給我發過來一個凈值圖,我覺得很眼熟,特別像我一個朋友做的。後來我發現,他是問別人拿過來了凈值圖,就直接說是自己的給別人看了。現在凈值圖很多都是 P 的,甚至聽說成交記錄也有是假的。」邵昱淇回憶,凈值就像量化團隊過去的成績,造假比比皆是。「也有拿5日收益,直接做年化的。」

有時候,騙子的賭徒只有一線之差。

「有的量化團隊問大家募了一些錢,然後說要做什麼樣的策略,其實不然:就一波做多了,一波做空,開很高的槓桿,如果賺了錢就賺很多,如果虧錢了就跑路。」徐志敏說

有的說自己做交易,轉過頭根本不知道把錢放哪裡;有的說做量化,實質手動炒,一不小心虧過紅線,又想賭一把,全沒了。「大不了就跑路唄。」邵昱淇告訴 Odaily星球日報,這是很多不靠譜團隊的想法,「有一個人,跑路之前還發了一個月化收益百分之幾十的產品。如果真的有這樣的策略,為什麼不把 P2P 平台薅一遍?」

基金賺錢少同樣會死,客戶是會選擇的。「最大的一批是 9-10 月成長起來,他們的半年交割都還沒到,客戶還沒看別的團隊。」

聰明人、賭徒、騙子,加密貨幣量化交易市場歷險記

蠻荒市場:暴富的賭徒+叢林法則

「錢永遠是最聰明的,會回到聰明人手裡。」

看待行業亂象,Trade Terminal 創始人孟堯如此說道。在他眼裡,金融市場中的聰明人,必定是早期虧過錢、吃過水晶球玻璃碎的。

果然,不久,幣價閃跌。

9 月 5 日晚間開始,比特幣價格突然從 7400 美元瀑布式暴跌,在 24 小時內跌近 14 %;11 月 14 日後的一星期內,比特幣暴跌近 38%,創下了 13 個月以來的新低。

孟堯表示,每次熊市的時候,都會淘汰「風險控制不到位的人」。龍熙也推測,「最近這兩波閃跌行情,死了不少團隊。」最近一次甚至引起了機構維權行為。

11 月 15 日,很多投資者反映,OKEx 平台上「限價漏洞」,讓部分投資者無法減倉只能爆倉,損失嚴重,甚至出現了機構維權。可是,詢問過幾個圈內交易基金,他們認為更多是交易團隊能力問題。

「你能退得出來,這是最基礎的。」孟堯告訴 Odaily星球日報,每次暴跌,都會有大量的人掛單退出。交易所系統在忙的時候,確實會很難掛上單,因為有很多機器在一直掛,更別說手動操作了。 「即便是傳統的大交易所,也有可能出現類似情況。」

不過他也補充,Trade Terminal 團隊在 OKex 上的倉位已經很小了。

「真正靠譜的量化團隊是不會爆倉的。」Finbit Capital 創始人 Ember 表示,他們團隊用的是中性的對沖策略,幾乎不用槓桿,也不存在爆倉。

只有想一夜暴富的賭徒,才會開高杠杠。

「你開 20 倍杠杠,用 50% 的資金,上下波動 10% 就爆了,能爆不爆嗎?」業內人士認為,「OK 技術水平有限,散戶槓桿開太高,工具提供有問題。不應該給散戶提供這個工具。」

期貨閃跌本來就容易遭遇操作峰值,幣圈落後的底層技術設置根本無法支持這樣的高並發。邵昱淇估算,「交易所技術,傳統期貨的 API 能做到 1 毫秒以內,幣圈最多 50 毫秒吧。」

「API 連不上經常發生,幣圈的網站還是中心化系統上世紀 80 年代的水平,一天 crush down 好幾次。」樓霽月表示,傳統期貨市場經歷過多次考驗,基礎設施不言自明,加密貨幣的基礎設施遠比不上。

況且加密貨幣的波動更遠超傳統期貨,並發量可能更高。在這裡「無法掛單」可能是一種常見風險。美國 Gemini 等獲得牌照的交易所,均不允許開通槓桿交易。

樓霽月還補充,傳統期貨市場中,投資者的風險教育會做得更全面,這塊加密貨幣也是沒有。孟堯也表示,在完善的金融監管下,你需要有多少年的從業經驗才能夠開戶;而且你根本沒法直連交易所,必須通過券商以及相應 KYC 才能開戶。換言之,槓桿交易不是誰都能玩的遊戲。

樓霽月表示,「資金之間的博弈、期貨市場裏面的庄、利益的搏殺是非常殘酷的。」可在一個法規完善的市場里,無法承受這些風險的新手根本進不來。

新手和騙子之所以能進來,正因為此處尚處蠻荒。這裡不需要做投資者資質審查,意味着誰都可以進來;這裡沒有傳統機構的託管機制,資管機構可以隨時拿錢跑路。

每一個人,都像在叢林中裸奔,沒有任何的保護網。

(文中羅成、龍熙皆為化名)

來源:星球日報,原文標題《聰明人、賭徒、騙子,蠻荒市場歷險記》

作者:盧曉明

原文 : 巴比特

相關閱讀

免责声明:本文内容来源于巴比特,已注明原文出处和链接,文章观点不代表立场,如若侵犯到您的权益,或涉不实谣言,敬请向我们提出检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