竟然成顯卡礦機的救星!Grin和Beam到底為什麼這麼火?

收藏待读

竟然成顯卡礦機的救星!Grin和Beam到底為什麼這麼火?

Grin和Beam向大家描述了這樣一個似乎所有人都能推倒重來的機會:忘記2018,忘記ICO破發,彷彿過去的一切都沒有發生,大家站在同一起跑線,重新開始。

他們還激活了沉寂的顯卡礦機市場,讓一個個關掉的機器重新啟動運行。

只是,這真的是一次機會嗎?

竟然成顯卡礦機的救星!Grin和Beam到底為什麼這麼火?

【深鏈原創】

文丨不亮

竟然成顯卡礦機的救星!Grin和Beam到底為什麼這麼火?

顯卡挖礦被激活

「求租500台顯卡礦機,N卡P104,1070,1080!」

「場外大量收Beam,10.5一個,收滿5000個」

因為Grin和Beam,熊市裡冷清的朋友圈開始熱鬧起來。

1月3日,新型加密隱私貨幣Beam主網上線,等待已久的礦工扛着鋤頭蜂擁而入,以QQ群為主要陣地的場外交易市場在一天之內出現了十幾個,場外交易價格在2天之內從6元漲至11元。

1月8日,Hotbit、MXC、QBTC等交易所主動上線Beam,開盤暴漲500%,最高到達55元,隨後價格迅速回落到場外市場價格10元附近,截止1月10日,24小時僅場內交易量達到1050萬人民幣,超過不少市值前50加密貨幣的交易量。

1月15日,更為期待的Grin將迎來主網上線,Beam和Grin的到來,給熊市中沉寂的顯卡挖礦市場帶來了新的活力。

李原最近一直在四處尋找租賃顯卡礦機,雖然以前並不是礦工,但後知先覺的他準備在Beam和Grin上賭一次。他很自信地對深鏈財經表示,挖Grin一定能賺錢,「目前市場熱度夠高,早期入場有紅利,可以賺一波快錢」,目前讓他犯愁的是,一直沒找到足量且合適的礦機。

從事算力租賃生意的吳生也表示,最近每天都有人來諮詢顯卡礦機租賃,基本都是衝著Beam和Grin來的,租賃周期大多在四個月以內。

當李原還在為礦機發愁時,杜坦的200台顯卡礦機已經在轟轟作響,每一秒散熱都在遞增財富之墒。

杜坦介紹,目前他布置了一批P106礦機挖Beam,每個幣的挖礦成本在5元左右,而場外交易價格目前在10元左右,有50%的利潤空間,這還是在電費較貴的情況下,如果電價便宜,利潤更驚人。

「礦機長時間不開機會損壞的,市場已經熊了這麼久,這是mw協議第一次實現,而且有很強的社區共識,所以值得一試。」

除了國內的中小礦工,國外礦工也在蠢蠢欲動。

在Discord社區,有社區成員稱自己已備好2000張N系顯卡,靜待Grin上線。

硅谷投資教父,PayPal創始人Peter Thiel投資的加密對沖基金Layer1也表示,它正「深入參與」更強調隱私的加密貨幣「Grin」。

在過去的幾年間,數字貨幣創造了太多財富的膨脹與破滅,去中心化的理想主義光環終究難抵人性的慾望,一夜暴富的背後是有人一貧如洗,但總有人在不甘吶喊「為什麼早期進場發財的不是我?」

無論是投資還是投機,大多數人已經錯過了加密貨幣最輝煌的紅利期,只能目送大佬財富自由後離去的背影。

Grin和Beam就向大家描述了這樣一個似乎大家都能推倒重來的機會,忘記大佬割韭菜,忘記lCO破發,忘記幣價狂跌90%,彷彿過去的一切都沒有發生,大家站在同一起跑線,重新開始。

竟然成顯卡礦機的救星!Grin和Beam到底為什麼這麼火?

微笑源於詛咒

Grin和Beam都源自一次帶有理想主義色彩的實驗。

2016年7月,在比特幣研究頻道上, 一位匿名為Tom Elvis Jedusor(《哈利波特》系列法語版本中伏地魔的名字)的開發者發佈了名為Mimblewimble的白皮書。

在《哈利波特》中,Mimblewimble是一種詛咒,讓別人口齒不清或發不出聲音,阻止他還擊。

而在白皮書中,比特幣似乎就成為了詛咒的對象,該白皮書認為,比特幣腳本應該被拋棄,並推薦使用一種新的底層協議——MimbleWimble,擁有更高的隱私性,可拓展性、可替代性。

2016年底,MimbleWimble來了它的第一個擁簇,名為Ignotus Peverell(哈利波特中隱形斗篷的原主人)的匿名用戶開發了一個名為「 Grin(微笑) 」 的Github項目,開始將MimbleWimble從理論變成現實。

2017年1月,Blockstream的數學家Andrew Poelstra在斯坦福大學的「區塊鏈底層協議研究」會議上隆重介紹了「Grin」,Ignotus於2017年初發佈了MimbleWimble和Grin的技術簡介。

Grin是一種對標比特幣的加密貨幣,主要的用途也是用於支付,區別在於沒有審查或限制,具有更好的隱私性、可擴展性、開放性。

每筆交易的地址和金額都可以供全世界觀察和跟蹤,這是比特幣的一個根本缺陷,而在Grin的交易中,所有數據都被完全遮蓋,沒有可識別的地址,對於外部來說,每筆交易看起來都相同。

其次,與比特幣一樣,Grin使用工作制證明(PoW),但配置了一種名為Cuckoo Cycle的ASIC(專用集成電路)抗性挖掘算法。早期,僅能使用GPU挖礦,但ASIC抗性會逐漸減弱,並在兩年時間內會逐漸從GPU挖礦過渡到ASIC挖礦。

不同之處於,Grin挖礦速度為1分鐘挖一個區塊,一個區塊獎勵60Grin,效率更高,總量不設上限。

在Bitcointalk創世貼中,發起人用4個「NO」總結了Grin的特性:

Pre-mine: No(無預挖礦);Founders Reward: No(無創始人獎勵);lCO: No(無lCO);Masternodes: No(沒有主節點獎勵,也就是沒有投資)

這也是目前Grin大火的魅力所在,沒有割韭菜,完全靠社區共識驅動,如同中本聰的理想,志在創建一個「去中心化,更公平的世界」,但副作用在於導致開發者過度貧窮,只能靠捐款度日。

竟然成顯卡礦機的救星!Grin和Beam到底為什麼這麼火?

互相鄙視

與被熱捧的Grin相比,Beam在幣圈稍顯冷清。

有這樣一個梗:Beam去找投資,投資人在調研過程中發現了Grin,當時Beam還未開源但Grin開源了,投資人發現Grin的代碼質量特別好,就拒絕投資Beam,轉而成為了Grin的支持者。

Beam團隊其實是受到Grin的啟發,於2018年4月,開始着手研發,成為MimbleWimble的第二位信徒。

同樣是定位於加密隱私貨幣,純PoW挖礦,與Grin不同之處在於,Beam總量有限,一共2.628億枚 ,第一年區塊獎勵為80,之後每4年減半一次,直到第133年後,Beam被挖完。

其次,Beam由Beam基金會運營並維護,20%的挖礦獎勵會進入發展池(財政部),用來激勵Beam的發展和推廣。

每月,團隊會對獎勵進行分配,其中35%分配給投資者,45%分配給核心團隊和顧問,20%分配給Beam基金會。

竟然成顯卡礦機的救星!Grin和Beam到底為什麼這麼火?

Beam也不排斥融資,截止目前,它獲得了16家基金的投資,其中就有節點資本、策源創投等中國基金。

兩種加密貨幣之間最顯著的差異在於它們的不同治理方法。

Beam是一個商業化項目,和加密貨幣zcash類似,採用公司制結構,將部分區塊獎勵彙集到基金會以支持區塊鏈的開發。

Beam首席技術官羅曼諾夫解釋說:「Beam在努力創造一個全新的隱私加密貨幣,在區塊挖掘中有激勵措施,以便項目不會死亡。」

Grin採用了一種不同的方法,完全依賴於社區融資模式,類似於Monero。

雖然這是一個不太可靠的收入來源,但Grin認為這是一個優勢,最終會提高項目的安全性。

「我們堅定承諾不參與任何lCO、預挖、創始人的獎勵或類似活動,」Grin開發者Yeastplume在一份聲明中強調,並補充道:「我們不受利潤或公司利益驅動,一切設計都是開源和社區驅動的。」

同是MimbleWimble的信徒,Beam和Grin的鐵杆粉絲卻互相鄙視,時不時打口水仗。

Beam的粉絲認為Grin的開發進度實在太慢,並且沒有總量限制導致價值會被無限稀釋;Grin的粉絲則重點攻擊Beam20%的礦池抽成,甚至挖出Beam的顧問之一Yonatan Ben Shimon涉嫌參與一場170萬美元的加密貨幣騙局。

粉絲間口水不斷,Grin和Beam團隊間卻一直維持着「友好」的競爭合作關係,由於Grin實在太「清貧」,Beam甚至資助了Grin的安全審計。

「我們的項目採用不同的方法,但我們每天都在合作和交流想法。Mimblewimble技術只能變得更強大。」Grin開發者Yeastplume在去年下半年發表推文,向外界澄清二者並無惡性競爭。

但就市場熱度來說,Grin遠勝於Beam,同時,Grin也成為礦工挖礦的「理想選擇」,正在挖Beam的李青坦言,現在挖Beam只是為了試水,16日後就把算力陸續轉向Grin。

正如茨維格《斷頭皇后》中的名言:「她那時候還太年輕,不知道所有命運贈送的禮物,早已在暗中標好了價格。」

Beam選擇了拿16家基金的投資,20%的礦池分成,就註定要受到「割韭菜」、「中心化」的輿論質疑。

人們期待的是下一個BTC,而不是又一個lCO。

原文 : 蜂巢財經

相關閱讀

免责声明:本文内容来源于蜂巢財經,已注明原文出处和链接,文章观点不代表立场,如若侵犯到您的权益,或涉不实谣言,敬请向我们提出检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