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家|對話商湯聯合創始人徐冰:我們已讓所有投資方賺到了大錢

收藏待读

獨家|對話商湯聯合創始人徐冰:我們已讓所有投資方賺到了大錢

本文來自全天候科技,閱讀更多請登陸 www.awtmt.com 或華爾街見聞APP。

記者|楊凡 編輯|安心

2019年伊始,商湯科技又曝融資傳聞。據路透報道,這家AI超級獨角獸正在準備20億美元融資。儘管商湯稱「傳言不實」,但它此前一輪一輪的巨額融資已經讓外界對這種消息不覺得意外。

2018年的資本寒冬格外冷,商湯卻是個例外。去年它官方宣布了兩輪融資——4月份完成超6億美元的C輪融資,5月完成6.2億美元的C+輪融資,估值飆升到超45億美元,繼續保持「全球總融資額最大、估值最高」的AI獨角獸地位。這兩輪投資方中不乏阿里巴巴、銀湖資本、老虎基金、淡馬錫等大牌機構。去年10月,商湯還被曝獲得軟銀願景基金10億美元投資,估值達到60億美元。

獨家|對話商湯聯合創始人徐冰:我們已讓所有投資方賺到了大錢

商湯科技融資歷史  圖片來源:商湯科技

商湯因此被貼上了「融資機器」的標籤。不斷融資的同時,它也在不斷地投資。2018年,商湯密集投資了51VR、禾連健康、蘇寧體育、影譜科技、特斯聯等多家垂直領域的企業。外界好奇:今天的商湯究竟是一家AI創業公司,還是一家用投資方的錢做投資的投資機構?

「商湯已經是一家盈利的企業,可以依賴於自身的資金儲備,持續造血,不需要過度依賴資本。我們還在一輪輪融資,更多地是為了用投、融資打通產業鏈相關方與核心利益方的關係。」商湯聯合創始人、副總裁徐冰告訴全天候科技。商湯的融資和戰略投資工作就是徐冰在主導。

對於2018年的一級市場,徐冰的感受是,這是投資機構資源被重新分配的一年,他們因此變得更加理性。他認為,商湯能夠在冬天持續融資,得益於它的快速成長和為投資人賺錢的能力。

「我們所有的投資人,目前的回報都遠超行業平均水平,是一個非常高的投資回報率。」徐冰提到,2018年商湯的營收同比增長了好幾倍,並持續實現盈利。

商湯最新對外公開披露的估值是45億美元。按照2019年的營收預期,包括對未來營收規模的預測,其估值被認為很快能做到上百億美元。

2019年,商湯的融資戰車還要開多遠,它是否考慮IPO?除了融資,這一年它的主要目標還有哪些?徐冰就此接受了全天候科技獨家專訪,並回應了一些質疑。  

2018年營收增長數倍,持續盈利

全天候科技:在過去的2018年,商湯取得了哪些標誌性的成果?

徐冰:我覺得今年算是一個「質的飛躍」吧。如果回顧年初設定的目標的話,我們全都達到了,包括業務和技術的進展。尤其是技術方面,原本我們以為有一些達到技術邊界點的東西,今年也實現了一些突破。在業務上,商湯現在是一個高增長的公司,其實我們每年定的目標都很高,但每年的業務最終都能夠翻好幾倍,過往三年都是這樣。商湯作為基數已經很大的公司,2018年仍然實現了比去年營收翻幾倍多的目標。

全天候科技:盈利情況呢?

徐冰:盈利的具體數據,商湯從來不會披露。市場上有各種各樣的猜測數據,我只能說的是,2017年,商湯就已經實現盈利,2018年及以後,都仍然持續盈利。

全天候科技:但AI這個領域本身增速也非常快。

徐冰:一方面,因為AI這個技術本身的市場滲透率非常低,很多商業機會,其實被拿掉的只有不及1%,不及2%,剩下90%以上都是未經開發的市場,都是可以完全去搶的藍海市場。

第二個原因就是細分市場自身增長的很快。我舉一個例子,像智慧城市,現在有些算法在智慧城市領域去出售,其實這是一個變現非常成功的領域。但是智慧城市你去切分的話,它其實分兩塊。一塊是硬件,比如前端的攝像頭,每年攝像頭這個市場自身增量就是15%,所以這已經是一個增速很快的市場,但是買了海康、大華(這些公司)這麼多攝像頭放在了城市裏面,後台要去把這些攝像頭的數據做分析。所以後台市場又是一個單獨的市場。後台市場現在每年有300%-400%的增長。這個時候,如果你的技術是領先的,品牌也是最好的,其實很容易順着這個每年300%-400%增長的市場,你自己就能實現同樣的增長。

第二個原因就在於,增長很快的情況下競爭是不夠充分的。每一個市場裏面都會有不同的玩家,只要是一個有利可圖的市場,都會進去一批如狼似虎的創業者。所以每個不同的市場,它的競爭屬性其實是很不一樣的,這還有很大的空間。

全天候科技:商湯現在比較擅長的領域是哪些?從營收上來說,目前哪些領域貢獻的營收比較大?

徐冰:商湯比較擅長的領域,包括智慧城市、智能手機,無人駕駛、醫療、教育等,這些都是我們比較主力投入的板塊。在營收上,不同市場的屬性不一樣。但我們對市場未來的預計,像我剛剛提到的幾個板塊,未來市場規模都是非常巨大的,否則我們不會投入這麼多資源,去把這幾個板塊作為高優先級的板塊去做。

投資市場趨於冷靜,AI企業要做自己擅長的事

全天候科技:如果用一段話簡單描述2018年人工智能這個行業的話,會是什麼?

徐冰:2018年,我覺得整體資本市場是變冷靜了。在2016年、2017年,大家手上錢多,基金募資也比較容易,所以也承諾出去了很多錢。我覺得之前是有一些資源過度浪費的狀態。中國註冊的投資機構實在是太多了,幾萬家投資機構,其實很多人在投資上是不專業的,並沒有能夠做到比較實質的底層分析,然後優中取優地去做投資。所以導致很多資源的過剩和浪費。

我覺得人工智能其實有那麼一兩年,也有類似的趨勢。有很多投資機構並沒有能力對技術本身、企業本身的價值做一個比較實質的分析和判斷。這個時候,很多企業為了能夠拿到錢,會去講一些比較樂觀的數字,來吸引投資者的注意。

在投資的過程中,投資人最難判斷的其實不是收入多少,這些都是經過審計的,真實度還是比較可靠。最難的是去判斷技術領先這個事兒。那誰具備這個技能呢?就是市場上這些技術的買家。

對商湯來說,(技術的買家)就是中國移動、本田、阿里巴巴等這幾家最大的客戶,他們的有一個很大的技術團隊、有很多技術指標來判斷和測試。最後按照這些指標進行排名,把訂單都給第一名。所以在這個市場上,你的收入最多,其實反映出來的是技術最好。所以商湯一直在強調說,我們的收入在行業裏面是最多的,這反映出來我們的技術是最領先的,每年實現的增長也是最快的。實際上我們的收入跟第二名的差距拉的越來越大。

全天候科技:如果從AI公司的角度,2018年發生了什麼變化?

徐冰:我覺得AI公司其實很多人是沒有轉變過來的。人工智能企業的做法有兩種,一種是做技術的企業,為了去拿到比較高的估值去吹噓自己有很強的核心技術。另外一種做法,是本身並沒有能力去做核心技術,沒有資源去投入做研發,也沒有足夠的吸引力來招到好的人才,但這並不意味着就沒辦法做一家AI創業公司。因為這個鏈條還是有很多資源可以去分配的。比如說,一家企業只想做一個門禁系統,很大程度上沒必要把人臉識別這個技術也做了,它只要關注用戶體驗的問題,核心算法交給其它企業來做就可以了。

所以2018年,我覺得是資源開始被理性地重新分配的一年。很多企業沒有很好地認識自己,沒有很清晰地找到適合自己的定位。在資源有限的時候,並不應該繼續去砸大量的資源做不擅長做的事,必須要在資源有限的情況下去做決策,想清楚自己最大概率能做成、能做好的事情是什麼。

「我們已讓所有投資方賺到了大錢」

全天候科技:2018年雖然是資本寒冬,但AI領域還是有很多的公司拿到很多錢,包括商湯。從你的感受來說,投資方對AI公司的估值是否有變得更謹慎?  

徐冰:至少從我們商湯自己的融資來看,我從來不覺得投資人對估值是比較樂觀的。我們每年融資都覺得投資人對估值比較悲觀。我們給到投資人的財務預測,基本上所有投資人都會打折扣,然後再給一個估值。

我們2017年融資的時候,面對鼎暉、賽領這批投資人,說實話他們並不是那種給樂觀估值的投資人。眾所周知,鼎暉在市場上是非常保守的,投得很多也都是大型傳統企業,回報也非常好。當時我們作為一家AI初創企業,鼎暉是最早投入我們的PE機構之一。但我們現在的估值與鼎暉當時投的時候相比,已經翻了好幾倍了。

可以這麼說,我們所有的投資人,目前得到的回報都遠超他們的平均回報率。銀湖資本是市場上有名的投TMT行業的投資機構之一,過往30年的平均投資回報率是37%。這是非常可怕的一個數字,在全球TMT投資領域應該是數一數二。 包括銀湖在內的投資人,在投資我們後,回報率都遠遠高於這個數字。我們已讓所有投資方賺到了大錢。

每一輪的進來的投資人,都能獲得可觀的回報。我覺得一個很重要的原因是,因為我們每一輪的估值定的都比較務實。對於我們公司來說,並不希望過早把自己的估值定的太高,然後導致後面進來的投資人沒有回報可以賺。我們在踏踏實實的做一家企業,希望讓大家所有人都能賺錢,這是一件很好的事情。

我們最新對外公開披露的估值是45億美元,實際上按照我們今年的營收規模,包括我們未來對營收規模的預測,其實我們很快能夠做到上百億美元的估值。

全天候科技:目前曠視已經曝出IPO傳聞。商湯預計什麼時候上市?在上市之前,還會有幾輪融資?  

徐冰:這個就比較難說。我覺得很多時候要看資本市場的情況。去年上市的很多企業,不管好的差的全都破發。所以整個資本市場現在是缺少信心的,同時可能也是缺少好的企業標的,出現了一、二級市場估值倒掛等這樣一些情況。我覺得2019年的資本市場可能也不會特別樂觀。

如果能做到很穩健的商業營收,有很健康的增長,具備極具競爭力的產品,我覺得這樣的企業才能夠去上市,才能夠對二級市場的股民負責。 AI創業公司,準備好上市的幾乎沒有。

上市前還要融幾輪資,也要看我們的需求和融這個錢到底是花到哪兒。

用投、融資打通產業鏈相關方 

全天候科技:外界對商湯的印象,有一個比較明顯的標籤就是它在不停地融很多錢,估值在一輪輪刷新紀錄。為什麼商湯需要這麼多錢?

徐冰: 現在這一波產業創新裏面,我們融資從來不是為了生存。商湯本來就已經是一家盈利的企業,盈利意味着可以依賴於自身的資金儲備,持續造血,不需要過度依賴於外界資本。那我們還在一輪輪融資,無非是為了打通這個產業鏈條裏面與核心利益方的關係;同時把關鍵市場的優質投資人綁定進來,這批人其實不光是給錢,最重要的是他們作為股東,都要承擔把公司一起做起來的責任,說白了股東會給很多的資源。

全天候科技:比如,商湯拿了阿里的錢後,獲得了哪些資源?

徐冰:我們自從拿到阿里的錢之後,整個阿里雲體系跟我們全面合作,基本上阿里雲體系里所有的跟智慧城市有關的項目,商湯都有參與,阿里都在用我們的技術。高通也是一樣。

所以我們說,作為一個技術工具,要加大技術工具的市場粘度和市場滲透率,要把落地到各個市場的通道打通,在這中間資本是一個紐帶,讓資源來投你,成為你的股東,讓他利益跟你一致,然後就可以將他的資源全部都撬動起來。

全天候科技:為什麼選擇接受阿里的投資?

徐冰:主要原因是因為雲計算,因為阿里雲是國內市場佔有率最高的一個雲計算公司,佔有率是行業第二到第五名的總和。雲是技術往外輸出的一個非常重要的通道,所以我們其實是看好阿里雲整個的資源,當然我們也看好阿里的電商、新零售等這些布局,但要說我們挑選的最重要的一個原因,就是因為阿里雲。

國內現在確實站隊情況也挺明顯的,會影響我們跟其它巨頭的一些合作。但阿里倒沒有對我們有什麼限制,我們依然可以比較獨立自主跟任何企業去供應技術。

全天候科技:商湯不光在融資,還在投資。所以會有一種聲音說,商湯已經從一家AI公司變成一個投資公司,怎麼看這種聲音?

徐冰:在投資方面,人工智能是一個嶄新的產業,跟過往幾波創業都很不一樣。人工智能技術本身也只是一個工具,我們更多地是去探索如何打通這個技術,能夠落地到各個產業去產生效益。在這個過程中,需要跟不同的落地領域的各種玩家打交道。在這些企業中,會找到很多在落地層面有正向作用的企業。面對這樣的企業,很多時候,商湯要去考慮做一些產業鏈和生態上的投資,去打通這些落地到各個垂直領域裏面的通道,這樣才會加深技術本身對市場的粘度。這就不容易出現中間企業對自己產生的一些競爭,包括把技術給替代掉。

我覺得商湯的投資,就是我們可以跑得比其它家快很多的原因。我們不光是技術上領先,我們還建了自己的生態。我們研發出技術之後,能夠以最快的速度,同時也以最低的成本把這些技術往市場上去部署、去落地。這個是通過資本建立的紐帶。這就在技術落地的環節和窗口,效率比競爭對手要高很多。我們就通過投資或者控股的一家企業,迅速佔領市場。

全天候科技:商湯融來的資金,多少用於投資,多少用於企業發展?

徐冰:現在來說,我們投資這塊的支出占我們融資總額的10%以下。我們融資資金的大部分肯定還是用於自身的研發投入。  

商湯的投資方法論 

全天候科技:商湯對投資標的的篩選標準是什麼?

徐冰:我們做投資也會只找細分落地領域裏的第一名、第二名企業來投,有的時候是通過投資,有的時候是通過合資。我們資本實力也是我們的一大塊資源。

全天候科技:在投資時,商湯會不會跟其它投資機構形成競爭關係?

徐冰:我覺得更多是合作,我們的很多投資標的源頭都是我們的股東。他們也希望把這些潛在標的推成跟商場的合作,這樣才能將競爭力更大化。

我們也很少去跟VC搶項目。什麼叫搶項目?就是別人已經談好了,然後我去截胡,不讓別人投。這種情況是比較少出現的。如果面對一個好的項目,我們傾向於讓專業投資機構做領投,他們去做定價,我們更多是以戰略投資人的身份在中間參與,然後給標的企業提供技術上的價值和產業上的協同,所以我們還是很受市場上專業投資機構的歡迎,他們也很願意給我們推項目。

全天候科技:商湯自身也是一個AI創業公司,當商湯去看上、下游的一些投資標的時,他們是否會有防備心理?

徐冰:我們倒從來沒見過哪些企業會擔心商湯會給他帶來威脅,因為商湯做的東西其實很明確,就擅長做算法。我們不會投我們的直接競爭對手,這些競爭對手更不會讓我們來投他們。

很少有企業出現不願意跟我們見面或者排斥跟商場溝通的情況,因為這是沒有好處的。見面之後,大家可以協商出來一種更加明確的分工和合作方法,以推進未來更加長線的發展。

全天候科技:目前商湯的投資團隊有多大規模?

徐冰:現在產業投資團隊有30人左右。在各個不同的領域裏,我們都有專門的團隊對整個產業去做分解。具體來說,這些團隊會明確我們的技術會往這個產業鏈條裏面的哪一些環節去輸入,輸入之後,有哪些企業是合適的標的,然後,會跟這些合作標的去談一些合作。對於優質的合作標的,會去考慮做一些投資,加深綁定。對關鍵產業鏈條的裏面的合作夥伴,我們甚至會考慮做大股東甚至併購,這些標的的篩選都是全球範圍內的。

國際化和賦能生態行業是2019年重點

全天候科技:2019年,商湯給自己設定的主要目標有哪些?

徐冰:第一個,2019年肯定是商湯國際化的一年。我們藉助中國的市場優勢和數據優勢,已經擁有很多全球領先的技術。下一步,我們會向中國周邊的一些國家提供這樣一些技術。我們在京都、東京、新加坡、美國硅谷和新澤西州也設有分部。

同時,會繼續在我們自身的主體行業中深化優勢。比如安防、智慧城市、手機、智能硬件、醫療、無人駕駛和教育。

另外,我們也會去賦能和拓展更多的生態行業。生態行業的意思就是說,這個行業本身可能不是由我們去作為主導的,更多是由我們的合作夥伴去做的。那對於這些合作夥伴,我們可能更多通過投資或者併購的形式,去跟它產生合作紐帶基礎。通過我們投資或併購的一些企業來去影響和部署更多行業。這是在我們主體行業之外的。

獨家|對話商湯聯合創始人徐冰:我們已讓所有投資方賺到了大錢

原文 : 華爾街見聞

相關閱讀

免责声明:本文内容来源于華爾街見聞,已注明原文出处和链接,文章观点不代表立场,如若侵犯到您的权益,或涉不实谣言,敬请向我们提出检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