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雙向左,護墊俠向右:超級產品是怎樣煉成的?

收藏待读

無雙向左,護墊俠向右:超級產品是怎樣煉成的?

超級產品需要具備的基本素質:想像力、執行力、感召力。本文將通過兩部電影來解答這一問題:「超級產品」是怎樣煉成的?

無雙向左,護墊俠向右:超級產品是怎樣煉成的?

無雙向左,護墊俠向右:超級產品是怎樣煉成的?

2018,不管是對於創業者還是從業者,似乎都不太友好;它把太多人趕下了神壇,也砸碎了不少人的飯碗。

但2018對於電影從業者,尤其是國產電影,卻有着非比尋常的氣息,一種叫做「市井氣息」的東西正在覺醒。

當然,以前王寶強的《盲井》《Hello!樹先生》還有賈導都有過類似的主題,但是2018年這種中國式的「市井」不僅因為胡波導演的劇情片《大象席地而坐》在柏林獲獎馳名海外;徐崢主演的《我不是葯神》、饒曉志導演的《無名之輩》以及10月份口碑爆棚的《無雙》都有不錯的票房表現力。

《無名之輩》是一群市井貧民最後的「掙扎」。

《我不是葯神》是一個市井老闆最後的「救贖」。

《無雙》是一個市井文青和痴情姑娘最後的「圈套」。

不要覺得《無名之輩》有多荒誕,它映射的就是現實;不要覺得《我不是葯神》有多絕望,現實中的我們就是這樣;更不要覺得《無雙》有多虛假,只不過有人在為我們捍衛邊疆。

當然,我們今天的主題不是國產電影,也不準備大談電影工業設計;今天我們還是繼續剖析「超級產品」,比如《無名之輩》中的「超級憨貨」、《我不是葯神》中的「超級藥品」,以及《無雙》中的「超級美元」;這個時代造就了它們,那麼它們又是怎麼煉成的?

鑒於《無名之輩》一開始就讓我們「啼笑皆非」、《我不是葯神》也不打算打開「葯研」這個黑匣子,我們不妨從《無雙》入手,畢竟作為「畫家」的發哥可是在手把手教我們如何製作「超級美元」。

也許,無數人是為了周潤發去看的這一部片子,但是郭富城的演技卻是吸引我們繼續看下去的最大動力。

畢竟,發哥的氣場在那裡,讓他當一個替身、當一個雜兵、當一個壞人未免有些「格格不入」,很難讓用戶產生代入感;雖然「無雙」也在盡量避免這一種狀況,小馬哥上身的那一場槍戰也沒有絕對的壞人;就算是酒店那一場讓人「眼花繚亂」的「盲射」用的也是一種「戲謔」的手法,用「團滅」沖淡了我們對於「襲警」的罪惡感。

而且,最後李問、阮文、秀清連續三個反轉也一瞬間把劇情推到了高潮,我們曾經熟悉的「港片」似乎又回來了。

不過,作為一個工業設計從業者,也許我看到的《無雙》和你們看到的不一樣;雖然我並不否認《無雙》的主線邏輯和《非常嫌疑犯》非常相似,但我們也不能因此就否定了《無雙》的「港片式處理」;尤其是發哥和郭富城飆戲、「無雙」這個片名和整個電影的契合是「The Usual Suspects」也比不上的。

但在這裡說到類比,我其實更想把《無雙》和《護墊俠》放在一起,因為郭富城的「超級美元」和阿克謝的「超級護墊」故事內核上兩者迷之相似。

同樣都是2018年上映、同樣都是為了女人、同樣都是仿製,同樣都在一步步攻克難關、同樣都有自己的「超級合夥(女)人」、同樣都是一個關於「三角戀」的愛情故事、同樣在「超級產品」成功之後「勵志故事」突然就變成了「道德倫理陷阱」……但其核心都是為了製造更加廉價幾乎能夠「取而代之」的「超級產品」。

兩者最後之所以南轅北轍有一個很大的原因:就是《無雙》只想讓假鈔更像真鈔,但Pali護墊卻只想在功能上和其他護墊別無二致。

OK,接下來我們就通過兩部電影一起來看看「超級產品」是怎樣煉成的?

一、想像力(說服力、原動力)

無雙向左,護墊俠向右:超級產品是怎樣煉成的?

對於一款「超級產品」而言,你覺得最重要的是什麼?

想像力!

你看,不管是拉克希米還是李問,對於市面上已有的護墊和美元,他們一個心懷不滿,覺得貴得不合理;另一個當然是眼紅美元的商品價值,想要取而代之。

於是他們有了想法,想要製造市面已有「產品」的替代品。

但他們接下來就必須面臨一個難題,人們因為傳統觀念又或者法律風險很難接受他們的「異想天開」。

這個時候就需要「說服力」。

就像拉克希米請求葛雅特莉試用,畫家招安李問;很多時候僅僅只有想法是空洞的,我們需要團隊、需要試錯。

到了這一步就涉及到一個問題,因為前期很大可能不會「一帆風順」,我們會遭遇很多困難,甚至是冷暴力,而這就需要我們的執念——「原動力」。

拉克希米是因為在醫生那裡了解到護墊對於女性的重要,李問是不想繼續做阮文眼中的失敗者,畫家有部分原因是想光大家業向「將軍」復仇。

於是,一個「超級產品」的「原型金三角」就出來了。

二、執行力(分析力、還原力)

無雙向左,護墊俠向右:超級產品是怎樣煉成的?

但是,「超級產品」僅僅只是停留在原型、在想像力階段,是很難獲得市場認可的。

就算現在大家普遍接受了「眾籌經濟」,你也必須拿出真材實料給用戶「驗驗貨」。

而這,就牽扯到「執行力」。

簡單來說,執行力就是把想像力照進現實的步驟,它是一段可測繪的時間合集。

就像拉克希米為了給葛雅特莉造出更好的護墊不惜遠走他鄉,即使要在教授家幫傭也不忘初心。

就像李問雖然痴戀阮文,對於「造假」有過覺悟、雖然對於「假鈔」諱莫如深,但他還是做出了選擇。

但很多時候,把夢想照進現實並不是說你有執行力,有團隊,有執念就夠了,它往往需要我們深刻了解產品的組織架構,然後千方百計達到甚至超越原有產品的「功效」。

於是在這個過程中,「分析力」,把原產品分解、分析,弄清楚它的工作機能,每一個模塊在整個產品框架中存在的意義就至關重要。

這個過程,分解比分析更容易;分解只是暴力拆解,但分析卻需要思考每一部分存在的價值。

在拉克希米這裡,幾千萬盧比的大機器被分解成攪拌、壓縮、包裝、消毒四個步驟,而且每一個步驟都能用更加廉價的小機器完成。

在畫家團隊,「美鈔」看似無懈可擊的防偽技術,也被無酸紙、三合一水印、凹版印刷、變色油墨等一一攻克;如果不是鑫叔壞了行規,大概還能再浪一會兒。

這裡還有一個能力比較重要,「還原力」。

如果你只有做自己想像中產品的執行力、以及拆解同類產品的分析力,但最後沒有還原力,把它變成自己的東西,就很難在「供過於求」的大環境中「脫穎而出」。

執行力、分析力和還原力,就是產品的「品控金三角」。

三、感召力 (抵抗力、自制力)

無雙向左,護墊俠向右:超級產品是怎樣煉成的?

那麼,有了想像力打底,還有分析力和還原力做出了一款真正屬於自己,並且還有自我特色的產品,這樣就夠了么?

當然不夠。

要知道現在已經不是改革開放初期物質匱乏「供不應求」的時代:80年代的個體戶、90年代的股票、2000年的房地產、2008年的移動互聯網;從打火機、電風扇,到電腦、手機、汽車、無人機、大數據、人工智能等等等等,我們現在最大的問題不是產品類型跟不上消費者需求,而是市場上產品的同質化嚴重,消費者的選擇太多。

所以一款從流水線上走下來的產品只是剛剛開始,我們還需要面臨接下來大量競爭對手的「打壓」和「攻訐」,當然,如果你足夠優秀的話;但是,如果你根本就不具備讓競爭對手害怕、讓消費者心動的「氣質」,在夾縫中求存,自生自滅大概是不少創業者最真實的寫照。

於是咯!這就需要創業者有足夠的「抵抗力」,因為這個階段市場的每一點反饋都生死攸關。

拉克希米造出他認為完美的「超級護墊」之後,但市場的反應讓他絕望,如果不是帕里的出現,她對女性的洞察,「超級護墊」只會成為村裡的「超級笑話」。

李問的「超級美元」則是因為太好,被黑幫覬覦,也因此才有小馬哥大殺四方。

但在這裡,僅僅只有「抵抗力」還不夠,我們還需要有「自制力」。

帕里讓拉克希米註冊公司,註冊專利,但拉克希米沒有同意,反倒和帕里一起「深入民間」一個村落接着一個村落的推廣「帕里」衛生巾。

鑫叔沒有忍住誘惑,用假鈔在加拿大買了一件古董鍾,暴露之後被畫家(其實是李問)「家法」。

那麼,有了抵抗力和自制力就夠了么!

還不夠。

抵抗力是「超級產品」浴火而生的第一步,你必須經得住打擊、扛得住質疑,才有可能給「超級產品」灌注足夠的「自信」。

自制力是「超級產品」涅槃重生的第二步,我們必須立足長遠,不能屈從於短期獲利,就好比騰訊如果早年真的以150萬美元賣身新浪,還會有現在的微信么?

於是們這裡就出現了第三步,「感召力」!

就像蓋茨之於微軟、喬布斯之於蘋果、馬斯克之於特斯拉、扎克伯格之於臉書,馬雲之於阿里巴巴……「超級產品」不只是純粹的「商品」,它更是一種信仰,是一種美學,是一種生活方式。

就像《護墊俠》最後拉克希米長達九分鐘的即興演講,就像《無雙》最後李問的驚天逆轉;如果不是拉克希米的「身體力行」,「超級護墊」也不可能舉世皆知;如果不是李問的神來之筆,《無雙》也不會口碑逆襲。

那麼到底什麼是「感召力」?

感召力是「超級產品」靈肉合一的一種「高感知」境界,它不只是惟妙惟肖、栩栩如生,它真正和消費者有了情緒共鳴。

在這裡,抵抗力、自制力和感召力或許可以稱之為「超感金三角」。

上文我們提到,《無雙》和《護墊俠》之所以南轅北轍很大原因是《無雙》的主題就是在「造假」,如何讓假的東西更逼真;但《護墊俠》的出發點卻不同,它不但想在功能上媲美其它產品,還想在價格上碾壓它。

固然,這和兩部電影中「超級產品」的性質不同有關,「假鈔」再怎麼「逼真」也是假的,它不可能取代法定貨幣,它的存在就是在為少數人服務欺騙大多數消費者;但「護墊」只需要在功能上滿足或是超越用戶需求,甚至無需跟其它品牌對比,以更合理的「性價比」確實有可能取代其它商品。

把這兩者引申到中國製造,其實也可見一斑:我們一味去模仿國際知名品牌,最大可能也不過是像「假鈔」一樣暫時蒙蔽消費者,又或者是像拼多多那樣「心照不宣」,但它永遠沒機會打造一款「超級產品」;但如果我們是在功能、材料和科技方面另闢蹊徑,通過想像力又或者是拆解和還原來打造自己的「產品」,剝離了品牌溢價之後價格與價值匹配的產品是真的有可能成為我們自己的超級產品。

而這,就是手機時代,功能機無法打敗諾基亞、摩托羅拉;智能機時代華米OV不輸於蘋果、三星的本質原因。

當然,蘋果最初的崛起也是避開了功能機賽道,在智能機戰場彎道超車的緣故。

至於華米OV之所以超越蘋果,也是在蘋果創新乏力,但國產機卻在拍照、音樂、性價比不斷求索的結果。

說到這裡,其實這裡的想像力、執行力和感召力和之前推文 《2019超級產品,我和未來設計有個約會!》 中對超級產品的設定:高顏值、高品質、高感知一一對應;只不過這裡關於超級產品「想像力、執行力和感召力」設定是從企業自身出發,但「高顏值、高品質、高感知」卻是站在市場和消費者的角度,他們對於超級產品的「預期」;兩者並不矛盾,更像是「超級產品」的一體兩面。

但理論終究只是理論,只有你自己付諸於實踐,真真正正把自己想像中的「超級產品」具現:你可以天馬行空,但不能剛愎自用;前人做好的產品雖然給你套上了枷鎖,但它們也有一定的參考價值,把它們拆解之後你就能快速獲取產品的結構拓撲,在這個基礎上的想像力和還原力才更有實現的價值。

不過這些都只是超級產品的基本素質,我們還需要產品本身具有感召力,具有打動用戶的氣質,「人品合一」,這樣才有可能煉成「超級產品」。

—END—

#專欄作家#

幻夢邪魂,微信公眾號:wanyidongxi;人人都是產品經理專欄作家。每一次輸出至少都有一次有價值的思考。

本文原創發佈於人人都是產品經理。未經許可,禁止轉載。

題圖來自 Unsplash,基於CC0協議。

原文 : 人人都是產品經理

相關閱讀

免责声明:本文内容来源于人人都是產品經理,已注明原文出处和链接,文章观点不代表立场,如若侵犯到您的权益,或涉不实谣言,敬请向我们提出检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