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特幣兩大分歧的碰撞:是吸引機構投資的中心化資產?還是去中心化貨幣?

收藏待读

比特幣兩大分歧的碰撞:是吸引機構投資的中心化資產?還是去中心化貨幣

編者按:本文來自36氪戰略合作區塊鏈媒體「 Odaily星球日報 」(公眾號ID:o-daily, APP下載

本文來自 Coindesk,原文作者:Angus Champion de Crespigny。

譯者丨Moni

原文鏈接:https://www.coindesk.com/the-coming-bifurcation-of-bitcoin

比特幣兩大分歧的碰撞:是吸引機構投資的中心化資產?還是去中心化貨幣?

對於許多身處在比特幣社區的人來說,過去幾年可能總是會被一些混淆不清的概念左右。

到目前為止,主要矛盾似乎集中在兩個主要分歧上:一個是關於機構參與,即機構投資方購買比特幣作為一種投資,這實際上意味着比特幣被看作為了一種中心化的資產;另一個是去中心化,旨在強調比特幣應該具備自主控制的貨幣主權和易用性的能力,並讓更多人在可承受範圍內的成本參與到網絡之中。

在這兩大陣營中,每一方都覺得自己的方式很重要,因此導致這兩大對立陣營很容易發生衝突。然而,發生衝突不一定是件壞事,未來我們也可能會看到處理衝突的解決方案,下面,就讓我們來看看如何理解比特幣的這兩大分歧:

比特幣機構化

對於比特幣機構化(Institutionalization),業內似乎有很多不同看法。(編者註:Institutionalization 也被譯作制度化。)

有一種被稱為「硬性貨幣(hard money)」的論點:由於貨幣政策因素,比特幣將會被認為是一種更高級別的貨幣形式,也會被機構投資者大規模採用。在這種情況下,使用比特幣的投資者很可能會是養老基金、捐贈基金、保險公司、甚至可能是中央銀行。

然而,機構想要採用比特幣,一部分原因可能是看到了比特幣超越「資產」範疇的一些潛在利益。更具體點就是,他們會更關注比特幣是否引起了人們購買、出售、持有、以及交易的胃口,也就是說,只有更多人對某個金融資產產生興趣,機構投資者才會入場,為客戶提供便利。而在這種情況下,其實意味着比特幣投資者也包括散戶。

但不管怎樣,機構在處理比特幣的時候依然會遇到一些挑戰,這可能是因為機構的金融工具通常需要一點點「無聊」,受不了比特幣價格大起大落的刺激。另外,機構投資者很少會自己保管、或託管自己的資產。多年來,託管業務一直集中在金融領域裏的一些專業機構身上,他們會代幣最終資產所有者持有資產並履行所需的全部管理職能。

但是對於比特幣來說,託管不僅僅是因為私鑰需要安全保存那麼簡單,從技術角度來看,比特幣託管其實是一項巨大的挑戰,而且也會涉及到很多問題,比如:

1、機構投資者如何管理分叉?

2、機構投資者是否需要一個中心化清算功能來抵消風險?

3、如果一個區塊被一個礦工在受金融制裁的國家開採出來,機構投資者該如何處理交易費用的制裁風險?

機構投資者很少會在操作層面做的非常完美,因為一般很少有金融機構具備足夠的加密貨幣專業知識,而且他們也沒有興趣深入探索複雜的加密技術流程。因此,對於嘗試進軍加密貨幣市場的機構而言,一方面對加密技術非常着迷,另一方面又不得不去解決上述問題——此時,這些機構往往會使用傳統金融工具,包括一些標準化和中心化的產品。標準可以定義哪些比特幣分叉可以被接受,同時還可以有效管理制裁風險。實際上,如今加密貨幣行業也希望確保制裁風險能夠與傳統金融同行一致,也只有這樣才能滿足客戶和監管機構的合規要求。

由專業公司管理的中心化產品可能包括託管服務提供商和結算所,雖然有人反對這種「中心化」,但事實上,至少在短期內很少有金融機構有自己管理數字資產這方面的願望。不僅如此,一些比較資深的加密貨幣人士也反對這種「中心化」,這其實不足為奇——至少在技術層面是這樣的。

實際上,比特幣這種「貨幣」本身就是為了「去中心化」、並且抵制審查而誕生的,但現在如果對它進行標準化和中心化,並使其可以被審查,那麼又有什麼意義呢?

比特幣:為抵制審查而生的去中心化「貨幣」

正如最近《時代》雜誌所描述的那樣,比特幣給人們帶來了自由,如果你不信任政府,完全可以不把錢存在政府統治的銀行里——世界這麼大,肯定會有這種需求,而比特幣則可以有效做到這一點,因此也肯定有很多國家政府希望限制其使用,比如津巴布韋等。從這個角度來看,比特幣必須去中心化。

在一些司法管轄區內,中心化的託管服務提供商、結算所、以及標準組織都會受到執法機構的影響和審查制度的限制。現在,如果比特幣因為「某些原因」無法有效成為一種自由工具,那麼它就無法被大規模採用,在這種情況下,整個討論也是沒有任何實際意義的。

雖然我們可以假設很多人都是比特幣的堅定信仰者,並且看好其最終的顛覆創新能力,但是比特幣如果作為一種價值儲存形式並更多人採用,目前仍然存在很大障礙:首先,比特幣需要大幅提升其易用性,特別是在密鑰管理方面。另外,比特幣還需要降低價格波動性和流動性,這樣才能在一些有抵制審查需要的國家被使用,而比特幣可能天生就有資本控制限制貨幣流動的資產本質。

最終,我們需要在認知上有所轉變,不要再把比特幣視作為黃金,或是相當於、甚至優於黃金的價值存儲物——當然,這種認知轉變本身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因此,雖然業內有些人士非常樂觀,但不可否認我們依然可能有很長的路要走。

如果比特幣真正成為了一種去中心化「貨幣」,那麼一種合乎邏輯的結果就是:比特幣在全球範圍內可以保持雙重地位,所謂「雙重」,其實就是兩種情況:

第一,在那些有抵制審查需要的國家,比特幣能夠在波動性和流動性穩定的前提下扮演「貨幣」的角色;

第二,對於那些法治和中央銀行管理非常完善、人們對中心化機構更有信心的國家,審查抵制的吸引力相對較小,此時的比特幣可能就不需要扮演「貨幣」的角色,而是可以被視為類似黃金的可投資商品,因為大部分資產都會被集中在中央機構中。

然而,對於那些目前仍然處於壓迫政權之下的地區(比如津巴布韋等),比特幣可能會被認為是一種非法存在,或者至少是一種高度受管制和限制的資產,這些地區的比特幣用戶可能需要重視對錢包和密鑰的自我管理。

最後要說的是,比特幣產品和服務中心化本身並不是一件壞事,因為來自不同國家市場的資產需求會有所不同。但有一點需要重點強調:比特幣的本質仍然是一個去中心化的、抵制審查的價值轉移和存儲媒介——如果沒有突破限制的渴望,就不會帶來創新。

原文 : 36氪

相關閱讀

免责声明:本文内容来源于36氪,已注明原文出处和链接,文章观点不代表立场,如若侵犯到您的权益,或涉不实谣言,敬请向我们提出检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