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下一個八年,張小龍想好了沒?| 鈦媒體萬字實錄

收藏待读

微信下一個八年,張小龍想好了沒?| 鈦媒體萬字實錄

微信下一個八年,張小龍想好了沒?| 鈦媒體萬字實錄

張小龍在2019年微信公開課

微信年度報告顯示,微信已經陪伴了用戶2000多天。在八年間謹慎的迭代中,這款坐擁10億用戶的產品已成長為一個獨立王國, 從最初的溝通工具,成長為龐大如「操作系統」的微信生態。

就在12月22日, 微信完成了四年來最大的一次改版 。但用戶的質疑聲也不絕於耳。張小龍笑談到:「在中國,每天都有五億人在說我們做的不好,每天還有一億人想教我怎麼樣做產品。」

每年的微信公開課上,「微信之父」張小龍都會對微信這款產品進行復盤。騰訊剛邁過弱冠之年,微信也面臨著用戶增長滯緩的現狀。外界亟需微信給出答案。

微信的本質是什麼?微信是怎樣利用朋友圈幫用戶立人設、完成社交任務?曾風光無兩又被「唱衰」的小程序要怎麼做?微信生態上的各個功能,如微信公眾號、微信支付未來要如何演化?C2B戰略下,企業微信的新方向在哪裡?

針對這些備受關注的問題,在1月9日的「微信之夜」上,張小龍通過長達4小時的演講,圍繞微信的出發點,詳解了微信做產品的方法論,以及未來各個業務的演化路徑。

每天有5億人在吐槽微信,有1億人教我怎樣做產品

今年是微信的第八年,在2018年8月份,微信的日登陸量超過10億,我覺得這是一個特別大的里程碑,這可能是國內互聯網歷史上第一款達到10億DAU數量級的APP。

我有個朋友在朋友圈裡說,微信是一個互聯網界的異類,所謂的異類就是跟其他所有的產品都不一樣。我看了這一句話,覺得驚訝而自豪,因為異類代表與眾不同。令我驚訝的是,微信的與眾不同,不在於想特別的辦法去與眾不同,而是守住產品的底線,就能達到與眾不同。

更多的產品不把產品當產品,也不把用戶當做用戶來看待。而微信只是做到了這樣一些基本的點。每天使用微信的過程當中,確實看到微信有很多不一樣的地方。

比方說,春節快到了,很多app為了迎合春節運營的大潮流,甚至連app圖標都換了,這個時候你會發現手機屏幕上出現了很多番茄炒蛋,但這麼多年微信從來沒變過。

為什麼微信在堅持一些不可理解的事情?很多人認為微信很克制,其實微信並不剋制,微信只是在堅持一些好的原則,好的產品和設計。我們必須要讓我們的產品不停往前去適應這個時代。而不是說我們因為害怕用戶的抱怨,我們就不去改變它了。

我們意識到,其實對於像微信這樣十億用戶量級的產品來說,任何一個改動都可能有5億人站出來。所以這個時候,我們就不能按照用戶投票來決定什麼能改什麼不能改,我們只會按照自己的專業判斷。

微信做產品的思路:十條「好產品原則」

第一點,好的產品是有創意的,它必須是一個創新的東西。

第二點,好的產品是有用的,一定要對人有用。

第三點,好的產品是優美的,它必須有美感,很美麗,你會喜歡它。

第四點,好的產品是非常容易使用的。沒有說明書,一看就會。

第五點,好的產品是含蓄而不招搖的,含蓄的大家體會一下什麼是含蓄的。

第六點,好的產品是誠實的。

第七點,好的產品會經久不衰,它不會隨着時間迅速消亡掉。

第八點,好的產品不會放過任何一個細節。

第九點,好的產品是環保的,不會浪費太多資源。

第十點,好的產品會儘可能少的體現它的價值,或者說少即是多。

這十點是工業設計大師拉姆斯提出來的,蘋果就深受其影響。微信在做產品時也對上面十點做了很深刻的思考。

微信啟動頁為什麼沒有廣告?因為有些朋友用了微信大約2900多天的時間,如果微信是你最好的朋友,啟動頁上的廣告就像是你每次和最好的朋友說話還要先看他臉上的廣告,把廣告取下來才能說話。

在剛啟動微信時我們堅持的原則是,如果一個新產品沒有獲得自然增長的曲線,我們就不應該推廣它。所以前5個月都沒有推廣,只是想看微信對用戶有沒有吸引力,用戶願不願意自發傳播它。我記得從微信2.0開始時,我們看到我們的曲線有了一個增長。雖然還不是很快,但它是自然往上走的。這時候我們才決定推廣微信。

我特別慶幸當時我們做了兩個現在看起來很正確的決定。

第一個,我們沒有批量的導入某一個好友,包括手機通訊錄或者QQ的好友,沒有導入關係,而是通過用戶自己手動的一個個的挑選。

第二個,我們沒有在一個產品未經驗證是否能自然增長時就去推廣它。

這兩個事情做對以後,雖然時間花的長一點,但微信在真正開始起飛時是很健康的。

微信的本質是「工具」,背後有兩大源動力

我更願意用源動力來取代初心這種說法,源動力是內心深切的期望。

我把微信產品的源動力總結為兩點:

第一點,作為工具,微信希望作為好的與時俱進的工具性的產品。

我提過工具很多次,可能大家還是理解不到它。出於自己的偏執和對工具的熱愛,熱愛到什麼程度你可以想像一下,我剛畢業時會自己碼代碼寫完整個Foxmail,親手做工具會有很強的成就感。

微信就是一個工具,做工具本身已經很有挑戰,並且是很難做的一個事情。為了做到一個特別好的、讓我們滿意的工具,因此最初設立的目標就要高些。

為什麼大家現在做不出或者說不去想做那麼好的工具?我覺得跟用戶有關,中國十幾億用戶,大部分已經習慣了一種很糟糕或者是被強迫的用戶體驗,比如說開屏廣告、比如說推送的營銷、誘導鏈接,這樣的案例非常多,大家會認為很多事情都是正常的。回到短訊時代,你會發現短訊裏面垃圾短訊一定比正常短訊要多。我認為垃圾短訊變多不是可怕的事情,最可怕的事情是你認為這個事情是正常的。

對於微信來說,我們有這樣一些底線——要做一個好工具,而且可以陪伴你很多年。對於用戶來說,這個工具應該像是一個老朋友一樣,我們並不願意破壞你跟這個老朋友之間的關係。

微信有一個口號——微信是一個生活方式。為什麼不是一種生活方式呢?。因為「一種生活方式」是很普通的一句話,而「一個生活方式」會變成微信專屬的一句話。

當我們說微信是一個生活方式的時候,其實微信還不是一個生活方式。它只是一個通訊的工具。但是如果在當時,我們只是定位為微信是一個溝通工具的話,我認為牽制了微信將來的想像空間。

當時我覺得有一個念頭,如果微信能夠深入到每一個人溝通裏面去,他好友都在裏面,能夠跟好友每天頻繁的交互。那麼他應該可以深入到一個人的生活裏面去。我們其實會影響一個人,他是怎麼樣跟朋友溝通,怎麼樣社交的,怎麼樣打發它的時間的。

從這一個角度來說,我們是應該引導一種潮流,就像當時微信做了一些很大膽的突破,我認為它並不是一個功能的突破,而是一種生活方式的突破或者一點潮流的突破。

就像當你掃一掃獲得信息,去支付時,其實是一個生活方式,一個支付的方式。當你通過搖一搖,搖到一個人,它也是一種接觸到一個人的一種方式。還記得當時我們發佈附近的人的時候,其實我們自己內心裏面特別忐忑不安,因為在微信之前,並沒有什麼樣的一個工具可以幫你一下子看到周邊有哪些人在,我們有一種恐懼,恐懼是什麼呢?就是你不知道這個功能放出去以後,所有用戶突然發現原來周邊人像站在你面前一樣,可以立即跟他打一個招呼,不知道他可以帶來什麼樣的變化,因為這是一種對於未知的恐懼。

但是另外一個角度來說,微信因為生長在手機端,它是伴隨人的。所以可以做到很多PC時代做不到的事情,比如找到附近的人。它必然會貫穿到一個人生活裏面去。所以我很慶幸當時能夠說把我們的標識定義為它是一個生活方式。當然更加慶幸是後面這些年裏面,微信真的開始捲入每一個人的生活方式裏面去,所以我們會看到大家會用它群聊,會有朋友圈,會有紅包,會有公眾號,小程序等等。我覺得從這個角度來說,微信把自己的定位是一個生活方式的工具,這樣是比較合適的。這是工具層面來說的,但是本質上微信還是一個工具。

第二個源動力:幫助真正創造價值的人體現其價值並獲得該有的回報。

微信公眾平台在微信的第二年發佈,公眾平台出發點是什麼樣的?做完第一個版本大概一年多的時候,就想到一個問題,我們會取代短訊。它意味着什麼?意味着我們又擁有了一個新的市場,就是當年的SP(移動網信息服務業務)時代,它留下了一個各種廠商需要跟用戶發短訊這樣一個機會。如果我們只是取代短訊的通訊市場,(用戶)怎麼通過信息收到服務通知,這部分內容會成為空白。

但短訊其實不可控,垃圾短訊很多,不會帶來有效市場,因為一定會劣幣驅逐良幣,會使整個市場變得非常混亂。如果我們有一種方式可以避免垃圾信息,而且可以讓你接受你需要的信息,一定會讓整個秩序變得非常好。這樣的方式可以把用戶端和服務端連通起來,通過一種基於訂閱的關係。當時我非常興奮的發消息給馬總,他說垃圾信息怎麼辦?我說沒有垃圾信息,都是公眾自願訂閱的。

如果沒有這樣一個出發點,我們可能會像當年的運營商一樣,把它做成一個流量分發平台,然後就很亂。我們並不想把自己做成一個SP的核心平台。

如果平台只是追求自身的利益最大化的話,我認為可能是比較短視,不會太長久。如果一個平台可以造福很多人的話,這樣可能它才是最有生命力的。當時一直想這個問題,我們到底要幫到什麼樣的人來解決什麼樣的問題。前期肯定通過一種信息有效觸達,替換掉之前因為信息不對稱帶來的一些弊端,這本來就是互聯網優勢。之前像傳統的商業上,要做一個生意,開一個店,必須要在一個人流量比較大的地方,租一個很好的鋪面,利用這個人流量來賣東西。用互聯網地理限制並不重要,服務質量才是你的優勢。

所以我們的目的是要幫助那些真正擁有好的服務的人,去觸達他的潛在用戶,使他的用戶更容易連接到他們,這是互聯網帶來的一個最大的目的。

不以「用戶停留時長」為目標和價值標準

因為很多公司的目的是要做流量變現。大家的KPI是如何產生流量如何變現。一旦圍繞這樣一個目標,大家的工作就已經不是做最好的產品,而是用一切手段獲取流量而已。所以大家很多人會在微信這裡碰壁,因為你的目的只在微信這裡獲取流量的話,這並不是我們倡導的一個原則,我們更倡導要做出好產品出來,跟我們分享我們的用戶。

現在業界的一些現象是違背常識的,很多應用和APP變成了爭奪用戶的停留時長,這是違背我的常識。因為用戶每天的時間有限,最主要是互聯網的使用是幫助人類提高效率,而不是讓人耗在應用里。作為溝通工具,要高效幫助用戶完成任務。微信從第一版就沒有標明發送狀態(如信息已發送、發送成功),而當時的同類軟件都有這樣的狀態。

什麼是最有效的信息發送方式?就是你輸入完一行,一句話,一條信息,然後點一下發送,不用看他,離開手機把手機放在兜裏面,就可以做別的事兒了。

資訊類工具就需要讓用戶在最短時間獲得最有用的信息。搜索引擎最高效得就是,讓搜索的第一條就是用戶要的。

我覺得不能以「增加用戶停留時長」為目標。2000年互聯網剛起來時候強調「眼球經濟」,當時看到的現象是,文章會被裁成很多頁,用戶要經常翻頁,每頁後面都有廣告,廣告曝光量大,整個網站的PV量很大,這到現在還在被很多網站使用。這並不是幫用戶提高效率,而是製造障礙。

關於停留時長還有個有趣的例子。朋友圈從剛發佈到現在,用戶的好友越來越多。理論上好友多了在朋友圈的內容多了,用戶停留時間更長。結果不是如此。數據表示,用戶在朋友圈裡的時間沒變化過。不管是10個還是1000個好友,平均每個用戶每天花半個小時看朋友圈。這是因為人會自我調節時間,用戶不會依照內容多少來分配要花多少時間。

如果我們非要讓用戶在這裡停留時長變長,反而意味着社交效率變低。一旦變低,發現有讓他社交效率更高的地方,他可能就要到哪裡去了。所以我們不會拿一個停留時長作為衡量一個APP有沒有價值的體現,這跟我對互聯網的認知其實很背離。

小程序的使命:讓創造價值的人得到回報

我並不擔心各家公司都做小程序帶來的競爭。雖然代碼的接口可能一樣的,但對我們並不構成很大的威脅。

除了平台和團隊不同,更重要的差別在於,做產品的源動力是什麼。如果只是借用小程序載體做流量的生意,我並不看好。和公眾號一樣,小程序的使命是想讓創造價值的人得到回報。

小程序為什麼要「去中心化」?如果不「去中心化」,比如自己壟斷了頭部小程序和遊戲,看起來騰訊能壟斷頭部流量,但外部的生態就沒有了。哪怕是騰訊自己投的公司也要遵循規則。我看重的是平台的健康度,而不是扶持自己的流量。目前大家覺得我們對投資的公司有所傾斜,這是我們平台的保護做的還不夠好,未來會投入更大人力和資源,使得所有公司都一視同仁。

我們做小程序,並不是因為對它樂觀而要做這個事情,而是覺得這個東西很難,但是我們一定要做到。 小程序應該是在這樣一個年代裏面,出現的對用戶來說最友好的一種服務界面。

舉例來講,為什麼公眾號閱讀比網頁閱讀體驗好?因為公眾號裏面,我們其實用了一些辦法,比如說版面的限定,使得任何一個業餘排版人寫的文章,都有一定的版面的質量。

小程序我們還要花兩到三年的時間來培養它,因為我們經歷過公眾號的過程。我們不希望看到(小程序)作為一個流量紅利來用。

作為流量紅利用的我們認為並沒有創造價值,我們的用戶並沒有好處,這對平台來說是一種損傷。我們寧願這個口是逐步打開的,然後讓那一些對於它的用戶,或者微信用戶來說,是有價值的應用小程序,能夠慢慢的進來。所以即使到今天小程序還不能說非常成功。

舉幾個特別好的體驗案例:

1、線下掃描獲得,線上通過搜索獲得。搜索還不夠。目的是通過搜索直達小程序內部數據,現在還沒做到,但是團隊已經投入資源。小程序和APP特別大的區別點,你是沒有(得)到APP裏面的數據。APP之間是孤島,連不起來。但是小程序體系裏面,我們是有去搜到一個小程序內部數據去的。我們自己也做一些小樣,比如說有很多新聞資訊網站也用小程序來提供內容。通過搜索我們可以直接搜到這個小程序裏面的文章內容。

2、另外,我們正在完善小程序的評價體系,比如搜土特產,可能出來一批土特產小程序,但是你並不知道哪個可信,這時候需要有用戶評價體系,最好有好友曾經訪問過,買過或者留下評價一個體系。否則沒有辦法對真正的搜索結果做一個更好排序。這一塊兒也是我們的團隊在做的一個事情。

3、小程序的找回和重複訪問。所有小程序都去發通知就不好了。發通知的能力並不是解決問題的辦法,但是會在用戶願意接受的情況下發通知。在用戶點擊「我需要」時能允許推送三條通知。雖然有下拉和星標,但有些地方值得優化。這個思考並不是從B端和開發角度考慮,而是從C端。

不拿現金收入高低衡量小遊戲平台,應該是承載創意的平台

小遊戲做到現在從商業角度來說很不錯,現金收入也超出預期。但我個人不是很滿意,離期望還有差距。

我們不是要更多的現金彙報,而是高質量的原創遊戲。目前,大部分的遊戲還是互相考來考去的,就在一輪一輪洗用戶流量。

小遊戲的源動力是什麼?我們為什麼要做小遊戲這樣一個平台?我們希望小遊戲平台最終走到哪裡去?

小遊戲其實是一個關於創意的平台。我理解的小遊戲,應該是體現創意的地方,而不是所有人都在玩天天愛消除這樣一個遊戲就是小遊戲了。小遊戲只是一個載體,承載着各式各樣的創意。

比如說對小說的創意,我們發現有些小遊戲,就像一本小說一樣有情節,玩家要一步步按情節去完成遊戲。

我希望看到一年以後這裏面特別多遊戲,是從來沒有做過遊戲的人做的。我用這樣一個維度衡量小遊戲平台的成功,而不是現金收入有多少。

只有我們游戲裏面充滿各式各樣的創意時,並且讓創意得到它所應該有的回報。那麼我們這個平台才能真正變得很有價值。

公眾號是被自媒體利用最好的平台,但改版是圍繞着用戶

公眾號平台確實是被自媒體應用最好的平台,但確實不是為自媒體準備的。公眾號的流量紅利並不是我們考慮的範圍。

簡單回顧下公眾號的歷史,在公眾號剛發佈時,確實又很多人利用這樣一個流量口獲得巨大的粉絲。當時有這樣一個現象特別好:公眾號閱讀量有70、80%來自朋友圈分享。這符合「二八定律」,就是有20%的人挑選信息,80%的人獲益。

那麼我們改版的方向,只是幫助用戶重新梳理他的閱讀方式,也就是說讓他找文章更容易找到,或者瀏覽文章更方便。因此對於內容生產者來說,數據的好壞並不是改版的問題,本質還是要提升內容的質量。否則我們不管怎麼樣把版面改來改去,用戶也不會在這裡停留。

那麼從平台角度來說,一個好的平台,應該自然的會鼓勵到更多的內容創造者來創造好的內容。如果沒有更多優質內容產生一定我們的平台做的不夠好,對人才吸引力不夠大。最近微信公眾號平台也在打擊洗稿,就是這樣一個目的。

關於怎麼樣能夠鼓勵產生更多優質內容,這是公眾平台下一步要面臨的特別大的任務。但對於內容的形式,可能大家也會做一些嘗試,比如視頻化展現這一些內容。

微信的本質是社交本質,而朋友圈是一個立人設的地方

本質上,微信是一個社交工具,這是微信最基礎東西。微信能夠有十個億的用戶,本質上是因為它是一個社交工具。

談一談我自己對社交的理解。

首先什麼是社交的起源,如果人是一個個體獨立生存的,其實是沒有社交的,當人變成群居動物時,最原始的社交就產生。那麼人在一個群體里、社區里最大的訴求是什麼?最大的訴求就是不要被群體所排斥,所以必須要有語言,要交流。那麼,他要跟別人說什麼號?她說的話必須要體現他有價值,能夠對這個社區帶來價值,所以才會有一些誇張的色彩,這是我對院士社交的一個想像。所以這一個習慣延續到現在,大家在朋友圈裏面必須要發一些很誇張的旅遊照片等等,就是延續當時習慣。

那麼溝通的本質是什麼?我覺得從一個社交產品角度來理解它的話,我覺得溝通就是一個把你自己的人設強加給對方一個過程。 如果用這一個去引導到關於發朋友圈的話,其實發朋友圈是把自己的人設帶給所有人,強硬把自己的人設通過朋友圈這樣一個方式,再到所有朋友腦袋裏面去的這樣一個過程。

還會有人問,朋友圈為什麼只能(直接)發照片不能發文字,發文字會比較曲折一點。因為如果你要推你人設的話,你需要一個更方便,能夠幫助你達到這個目的的一個工具。我們為了幫助他能夠表現好它的人設,讓他選取一個最清晰的工具拍一個照片就可以。所以說,我們並沒有一個工具記錄每個人最真實的狀態。這是為什麼我們做一個新的功能叫做時刻視頻。我們後來把這個時刻視頻名字改了,最新版本裏面叫做視頻動態。

那麼朋友圈的功能是什麼?朋友圈發佈有6、7年了。每天進入朋友圈的人數,一直在增長,到現在是7.5億,每個用戶十幾次,每天是100億次。它其實是每一個微信用戶必須要完成的任務。這個任務幫助用戶完成社交任務。所以說朋友圈很窄,是中國人線上的社交,也可以說最高效一個社交工具。

另外朋友圈裏面特別重要的一點是大家只能看到共同好友。這是三個人以上的討論,是比單聊,更加豐富的一種社交體驗。

但我們也發現了朋友圈帶來的社交壓力,這樣一種高壓力社交工具並不代表未來趨勢。未來大家需要一種更輕鬆方式,既能夠勇敢表達自己,又能獲得社交好處。而視頻動態或者說時刻視頻就是這樣的工具。

視頻動態出來以後,很多人說微信要大力做視頻。但我不認同,這只是朋友圈之外的另一種社交模式,聊天領域視頻一直很大。對於產品來說,微信視頻最終的走向是,讓一個用戶在壓力最小的情況下,很自由地去拍一些東西,去記錄自己和周圍的世界。

關於備受質疑的新功能「好看」

關於閱讀,微信本身已經有公眾號了,我們希望的是用戶可以看到更多精彩的文章。做一個大眾的閱讀產品其實是一個很困難的事情,難點不在於用戶數可以達到多少,而在於人的本質是不願意閱讀的,或者說是不願意學習的。

為什麼朋友圈閱讀行不通?

最開始朋友圈是允許用戶分享其他app連接的文章,但對於朋友圈來說只是展示用戶提示的地方,或者說是推廣符合用戶人設的地方,而不是適合閱讀的地方。因此,這幾年來可以看到公眾號文章來自朋友圈閱讀次數越來越少。對於「閱讀」這個行為來說,是需要有空閑時間的,但一般人停留在朋友圈的時間只有半小時。其實朋友圈就是最初的信息流,但我們並不考慮什麼是信息流,我們只會考慮用什麼樣的形式來展示信息。

微信下一個八年,張小龍想好了沒?| 鈦媒體萬字實錄

微信改版後上線了「視頻動態」

在朋友圈裏面,需要領域開闢一個圈子,不為了分享而是為了閱讀的地方,這就出現了「好看」。通過社交推薦閱讀,通過社交推薦來獲取信息,其實是很符合人性的。(註:微信7.0版本在原「看一看」功能中,新開闢出了「好看」頻道,並將公眾號文章中的「點贊」功能替換成「好看」,為優質內容提供了在熟人圈內的信息流二次曝光機會和想像空間。)

但現在「好看」還是用一個web的形式存在,其實體驗還很粗糙,也方便迭代。

微信一直在做AI,AI是要落地到場景裏面的

AI在過去幾年特別火,我們也特別重視AI這項技術,就像現在大家在視頻動態裏面拍一個視頻,會有智能匹配的音樂。當然我們也考慮到人的想像力,也會有一些隨機的音樂提供。微信其實一直在做AI,很多人都認為微信的語音識別是第三方團隊做的,但其實一直是微信內部團隊做的,用戶也會覺得準確度越來越高了。其實微信在做語音識別的時候,業界對AI語音識別並沒有很大的關注。因此並不是說某項技術成為熱潮了我們都要用,AI是要落地到場景裏面做的。

我們內部還在做一個功能,現在還不方便透露。

好的技術是要為產品服務的,向語音識別一樣躲在後面為用戶服務。成熟的工具是人來駕馭的,而AI工具本身,很多情況下反而我們成為了它的工具。我對AI未來的應用也有些擔憂。

微信支付已經做得非常好,還要在強調情感的聯結

因為微信支付已經做得特別好,所以我沒有特意提到,因為潤物細無聲是一種最好的產品體驗。提幾個大家不知道的點:

1、微信紅包

在春節期間,企業可以在企業微信里申請紅包封皮。就像傳統企業里的紅包封皮,可以用來送給朋友。現在,企業微信的紅包也可以發送給微信好友。

我看到現在發紅包變成了金錢交易,而不是情感的聯結,這是不對的。所以我們會在紅包里加入情感化的因素,會更體現心意。

2、親屬卡

微信支付裏面有個特別好的功能很多人沒用過,這就是親屬卡。我給父母開了親屬卡,體驗特別好,每一筆消費都是盡一份孝心。

微信下一個八年,張小龍想好了沒?| 鈦媒體萬字實錄

微信支付里的「親屬卡」功能

3、微信卡包

微信的卡包能力我們做得不夠好。卡券是很大的品類,我們一直想改變錢包里放很多卡的現狀。現在用戶不用怎麼帶銀行卡,但是線下店的卡還要帶着,這是卡包想要承載但一直沒做好的部分。最近我們想做一次新的改變,希望通過消費的行為,把用戶和店的關聯做自動的聯結。希望這次改變作為線下消費聯結的通道,取得一些突破。

企業微信新方向:「人就是服務」模式

企業微信如果只是作為內部溝通的工具,場景會小很多。如果延伸到外部,會產生很大的價值。

企業微信正在想要嘗試的方向:人就是服務的模式。舉例而言,去某個APP訂機票,退訂、延期很複雜,需要電話客服。比如微信加了很多快遞員,聯繫一次之後卻沒有身份背書。

微商這種現象之所以能夠存在,是因為它基於現實中線下的社交關係獲得了人的背書,所以人在交易裏面起到了很大的作用。

企業希望通過企業微信把裏面的人作為重要資源,作為服務提供出去。如果店員是企業微信的用戶,那麼店員應該是包含了企業的服務在後面。就像是公眾號的對話窗口,菜單可以點公眾號服務,企業微信未來的方向是,讓每一個員工都可以直接提供服務。

下一個八年,微信的目標並非擴大用戶,而是為已有用戶提供更好服務

微信的目標不在於擴大用戶數,用戶數的增長是自然而然的過程,更重要的是對現在的用戶如何提供更好的服務。

人口是有限的,服務才是層出不窮。

時代更迭更快,催生的需求更快,圍繞這種快速變化,我們不用顧忌還有多少人口可以用,而是如何應對更多的需求。所以找到並面對未來的需求,才是微信10億人口要做的事情。

我們給廣州用戶開通了「附近的餐廳」這樣一個功能,類似這樣的嘗試會越來越多。下一階段,通過不同APP,嘗試與微信關聯的其他的服務形態。就像微信讀書,作為獨立APP獨立進步才是更合適的。

微信下一個八年,張小龍想好了沒?| 鈦媒體萬字實錄

微信下一個八年,張小龍想好了沒?| 鈦媒體萬字實錄

微信為廣州用戶開通的「附近的餐廳」功能

(註:「附近的餐廳」是微信在廣州範圍內測試中的新功能,該功能希望能幫大家在朋友的推薦中找到心儀的美食。開啟體驗後,用戶將在「發現」頁中看到「附近的餐廳」新入口,在這個功能下,用戶可以做很多和美食相關的事情。比如,隨手將喜歡的餐廳通過「發印象」,推薦給自己的朋友。同時,陌生用戶也能看到你對餐廳的印象,一起分享種草心得。)

微信下一步要做什麼?微信要開始面對下一個八年新的對手。這一挑戰不是來自競爭對手,而是面對新的用戶時代產生的新的需求。

以微信的做事風格,始終以做最好的工具,「讓創造價值的人體現價值」這一源動力去做,我們不會走的太偏。微信團隊從成立到現在從沒瞄準KPI工作,但沒妨礙團隊越做越好。

從平台來說,我們希望建立一個新市場,而這個市場是讓每個創作者體現價值的市場。我很少覺得威脅來自對手,所有的威脅其實都來自自己,那就是能否繼續保持創新和突破的能力。

更多精彩內容,關注鈦媒體微信號(ID:taimeiti),或者下載鈦媒體App

微信下一個八年,張小龍想好了沒?| 鈦媒體萬字實錄

原文 : 鈦媒體

相關閱讀

免责声明:本文内容来源于鈦媒體,已注明原文出处和链接,文章观点不代表立场,如若侵犯到您的权益,或涉不实谣言,敬请向我们提出检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