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8012到2019——創投洗牌潮

收藏待读

從8012到2019——創投洗牌潮

投中網(https://www.chinaventure.com.cn) 報道:2019年的基金洗牌,會遠比2018年來的激烈。

2018年終於熬過去了。

這一年發生了太多令人無法忘記的事件,對於PE/VC而言,受政策和市場環境的影響,一級市場相比前幾年發生了明顯的降溫。

很難定義這是一件壞事還是好事。一方面,這是一次洗牌和變革,利於清理和規範創投市場從長遠的角度上對於創投市場整體的健康發展起到促進作用。另一方面,受波及的機構數量巨大,直觀反映就是募資難問題頻頻出現,項目頭部效應明顯。

創傷

焦慮帶來的創傷無處不在。

從年初喊到年尾的募資難問題還沒有解決,募資依舊困難。資管新規出台把最大的資金源頭關閉以後,募資就相繼出現了問題。戈壁創投朱璘認為:「人民幣募資金額大幅縮水,對於內資結構項目未來融資構成較大挑戰。相比之下美元募資整體狀態比較正常,特別是在美股IPO都比較正常進展的情況下。人民幣端因為去槓桿的原因,銀行、三方理財、上市公司,這三個原來的中堅力量受到了比較大的衝擊。政府引導基金,目前的資金儲備還是相當充裕的。但是光他們是撐不起一個基金的,所以造成現在很多GP因為找不到配比的錢,募資會比較難。」

信天創投合伙人蔣宇捷對這個觀點也持有相同的態度,人民幣受到的衝擊相對較大。同時他指出:「募資難的問題還沒有完全反饋到市場上,這樣的環境可能會持續1到2年,帶來的影響包括許多早期基金難以持續運營,許多創業項目由於融資困難而失敗,同時整個一級市場項目的估值會回歸到更理性的水平,大家會更重視企業自身的商業模式和造血能力。」

紅點中國主管合伙人袁文達表示:「創投機構如今的募資難,一部分原因也是由於退出難以及退出的不確定性造成。沒有資金的供給,這個行業變成為無源之水,行業規模受到了極大的限制。」

考慮到2018年登陸港股市場的數家公司都經歷了破發,一二級市場估值倒掛現象嚴重,讓IPO是否是最佳的退出渠道變成了值得商榷的問題。正是由於退出渠道受阻,退出價格不盡如人意導致了募資也在一定程度上受到影響。

行業徹底進入洗牌期是眾多機構投資人的普遍看法,本次募資難導致大量機構將要退場,其持續周期至少會在2-3年。

代價

2018年對眾多投資人都不約而同提出了一個關鍵詞:頭部。

在這一年,頭部效應不僅明顯甚至可以說加劇。行業第一可以投,行業第二隻能看。銀河系創投認為資本回歸冷靜,看項目有更充分的時間深入了解。海爾資本執行總經理劉毅則認為,項目端優秀項目少,且越來越集中,而大量資金聚集,導致估值偏高。多數項目概念炒作嚴重,後續融資困難。

鴻坤億潤合伙人吳曉偉表示:「如今跟進項目的周期越來越長,半年以上的比比皆是。」對於創業項目尤其是缺少造血能力的項目而言,顯然不是一個好消息。縱觀整個2018年,獨角獸已經沒人再提,毒角獸成了很多人的看法。

中國很多創業公司相互的競爭是一種無序的內耗式競爭,這僅僅增加了競爭門檻,卻並沒有在實際上促進行業的正向發展。

戈壁創投朱璘認為:以前一個項目只需要做到60分就可以正常融資,現在只有做到80分才有機會融資。資本集中導致更多的項目選擇了下調估值。即便如此,融資困難的現狀也仍在繼續。

小村資本認為:「進入了寒冬期,資本的投資周期被拉長,開始真正考驗資本對於商業本質的判斷能力以及專業能力,這是件正向的事情。但同時對於行業內的從業人員和很多機構來說,寒冬也是生死存亡的考驗,活不過去又何談後續。」

這是一次創投的集體退潮。小村資本用退潮來形容2018並不過分,共享單車的試錯已經成了創投教材。近2~3年受整個寬鬆金融環境的推動,一級市場積聚數萬億基金,遠超過往量級,今年以來受緊縮金融環境的影響,一級市場增量資金急劇收縮。隨之而來的是,創業公司融資受阻、裁員和倒閉大潮。一切看起來很遠,卻也看的很真切。

生機

陣痛已經是難以避免的了,它切實的發生和存在。為了迎接即將到來的寒冬,很多基金已經將投資的重心轉移至投後和退出以期跨越寒冬。但是在全球股市紛紛下跌的今年,想要快速收穫回報並不是一個可行的方式。

但是更不可行的是去嘗試抓住命運的稻草,選擇在這個時間去發現具備剩餘價值的創業公司並非是一個可行的辦法。保持謹慎已經成為眾多投資公司的第一準則,可以錯過,但不可以錯。適時的放緩投資節奏,深度跟蹤優勢垂直行業,保證一旦出現機會能迅速抓住。

危機也在孕育春天,一如上文所提,項目估值下調對機構而言並非壞事。回歸理智更是機構們必須做到的。現在是中國經濟轉型階段,中國經濟增長原來的三駕馬車是:人口紅利、進出口、房地產,現在轉為向高科技、高附加值行業發展,這是勢在必行的。快速增長、流量驅動的創業模式越來越轉向穩健增長和技術驅動。

戈壁創投朱璘表示:「在中國,任何一個周期過後活下來的人,都會比上一個周期活得更好,這已經被印證過很多次了,所以大家還是要有一個比較好的心態,調整好自己。」

目前來看,機構們已然接受了目前的市場環境和監管狀態,所需要做的,就是努力去適應和尋找適合自己的發展方式。當然,這一切的前提是你要活下來。

藍圖創投管理合伙人侯東認為:正因為寒冬的到來,才能淘汰一些偽創業項目,只有優秀的企業才能在寒冬中生存並走出來。回顧過往,偉大的企業都是從「惡劣「環境中孕育出來的,經歷過寒冬的考驗,才可能成就偉大的企業。反過頭審視優質項目會發現他們中具備共性:有技術、產品及服務的核心競爭力,擁有良好的現金流;根據市場的變化,真正解決用戶的切實問題。

趨勢

關注技術是接受採訪所有投資人都會提到的答案之一。在曾經的互聯網投資中佔比最高的商業模式創新已經很難再引發投資人關注,這可以被稱為是中興事件的延續反應,但實際也是發展的切實需要。商業模式的創新本質是流量的玩法,但是這套玩法已經隨着流量瓜分殆盡而變得無足輕重。商業模式的創新無法繼續的時候,技術創新就已經勢在必行了。

除此之外,今年是新經濟類公司集中上市的一年,包括美團、小米等獨角獸上市後的表現,直接決定了未來基金們的投資方向。

戈壁創投朱璘提到,中國經濟目前正處於一個經濟轉型的過程。海爾資本執行總經理劉毅對此深表贊同,他還認為技術是驅動這一輪轉型和發展的源動力,這就決定了未來5到10年中國發展的方式。這也是一次較長周期的投資機會。小村資本也認為,目前趨勢下更加關注擁有強技術壁壘及能夠提升行業生產效率的商業模式及創新技術。

在這個特殊的時間節點上,具備產業轉型需求的傳統公司就格外值得關注。銀河系創投表示供給側改革和產業升級是未來關注的重點。目前來看,中國的電商交易額不過占整個零售交易額的2%,傳統的消費零售行業有着轉型的迫切需求,這也是新零售的誕生原因之一。蔣宇捷認為,傳統行業存在大量用信息技術,用機器代替人力進行運營、管理和決策的機會,這是雲計算、大數據和人工智能技術能夠實實在在產生價值的場景。

對於未來,所有的受訪者都表現了謹慎並且樂觀的態度,這是一個承上啟下的年份,這當中即蘊藏着機會也潛藏着危機,但是同時也都認為,2019年的基金洗牌,會遠比2018年來的激烈。

(編輯:王滿華)

原文 : 投資中國

相關閱讀

免责声明:本文内容来源于投資中國,已注明原文出处和链接,文章观点不代表立场,如若侵犯到您的权益,或涉不实谣言,敬请向我们提出检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