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AT&T技術專家:真正的5G離我們還有多遠?

收藏待读

專訪AT&T技術專家:真正的5G離我們還有多遠?

【獵雲網(微信號:)】1月11日報道 (編譯:檸萌)

獵雲網註:本文作者Jeremy Horwitz為資深科技記者,主要報導蘋果、人工智能和相關科技新聞。在Verizon和AT&T這兩家美國運營商巨頭打響5G網絡戰,搶佔市場之時,他對這兩家公司的高管分別進行了訪問,深入了解了5G網絡的發展及未來的趨勢。本文是Horwitz對AT&T技術專家Gordon Mansfield的專訪。

Verizon和AT&T都在2019年的國際消費電子展(CES)上發佈了重要的5G技術,因此我想與這兩家美國頂級運營商的關鍵技術專家進行直接交談,深入研究他們今年的5G網絡和設備計劃。在與Verizon網絡工程副總裁進行了一次愉快的交談之後,AT&T無線網絡和設備設計副總裁戈登·曼斯菲爾德(Gordon Mansfield)也接受了我的採訪,此次採訪同樣具有啟發性。在採訪中,曼斯菲爾德對AT&T今年的5G計劃提出了合理的見解,並對該公司最近一些有爭議的營銷決策做出了解釋。

在與曼斯菲爾德的對話中,我們得到了一些關鍵信息,令我們感到非常驚喜,其中包含以下幾點:AT&T令人困惑的「5G演進」計劃比最初想像的要豐富得多;這兩款即將上市的三星手機在性能上的差異可能並不像一些人想像的那麼大;很明顯,該公司正在利用其5G數據的初始定價來試探市場的承受能力。在採訪中,我們還談到了5G VR、AR等話題。

以下是採訪記錄,由獵雲網編譯整理。

曼斯菲爾德:我相信你已經聽說我們在去年年底,也就是12月21日,推出了我們的第一個3GPP 5G移動網絡。在2019年,我們將繼續擴大5G移動網絡的部署。

我們在過去的一年中部署了大量的頻譜資源,在400個城市實現了「5G演進」商用。「5G演進」計劃指的是我們正在使用的很多頻譜,今年我們還將繼續進行建設。我們和緊急救援者網路管理局(FirstNet)合作完成的很多工作,包括擴大覆蓋範圍以及為LTE版本增加新的無線電等,這些無線電都是基於5G NR標準的。因此,當軟件準備完成,開始對這些設備進行升級時,它們還具有一種稱為動態共存的能力,這樣我們就可以在5G無線電上同時為5G或LTE客戶服務。

Q:關於「5G演進」的聲明在過去幾周內引起了不小的轟動。你們在全國範圍內引入了一些實際的5G硬件,但也使許多非5G設備的屏幕上出現了代表「5G演進」的「5G E」標識。那麼,對於目前可以從手機上看到「5G E」標識的用戶來說,他們看到的是否是一個即將(通過軟件)從「5G E」變成「5G」的信號塔?

曼斯菲爾德:隨着時間的推移,所有標識「5G E」信號塔的手機最終都將具備5G能力。在很多情況下,變化發生的時間有很多不確定性,比如你的手機容量大小,可用的軟件功能等等都是影響因素。但是我們非常願意看到這一變化的發生。我們在很多地方部署基礎設施來支持5G。在這些地方中,很多都是可以通過升級軟件來支持5G。但是,現在我們必須擔心的問題是5G手機的數量以及用戶數量,我們必須繼續為現有手機的客戶群服務。

Q:現在我們看到的帶有「5G E」標識的手機實際使用的是什麼頻譜?

曼斯菲爾德:它實際上使用了多個波段,比如700MHz頻譜、1900頻譜、AWS頻譜、WCS 2300頻譜以及其他更多的波段,850頻譜也在使用中。如果你在手機上看到「5G E」的標識,它不是指一個波段或者一個頻率,而是表明我們已經在那個地點部署了多個無線電,以及相應的無線回程。不僅於此,這個標識還說明我們已經具備將所有這些功能結合在一起的能力。

這個標識的出現意味着至少有3個無線電正聚合在一起,一般來說是4個。只有滿足以下兩個條件時,我們才會啟動這個功能。一是該地區有三家或三家以上的運營商;二是他們的無線電上配備了許多其他先進功能,使手機能夠達到我們的最終速度。

Q:AT&T已經宣布你們的5G網絡將支持低於6GHz的頻率。為支持6GHz以下頻率的5G服務,你們實際使用的頻率是什麼?

曼斯菲爾德:是的,這些都是低於6Ghz的頻率。

Q:您說的低於6Ghz的頻率是指700到2100或2300MHz嗎?

曼斯菲爾德:我們目前對低於6Ghz的頻率的控制範圍是從700MHz到2300MHz或2.3GHz。當然,隨着CBRS的出現,我們已經開始利用CBRS為頻率為3.5GHz的固定無線服務。在某種程度上,該頻譜也可以用於5G。我們從第一天開始部署的所有硬件都支持5G NR。

Q:你們是否計劃將這個2.3GHz的頻譜部署為低於6Ghz的「5G」服務,這樣的話,毫米波只會在「5G+」這樣的相對高流量地區出現?

曼斯菲爾德:是的。你可以這樣想,毫米波,就像我們說過的,雖然是短距離的,但是帶寬高,速度高達多個千兆比特。現在,毫米波與LTE上6GHz以下的頻率耦合。隨着時間的推移,你可以將LTE上的6GHz以下頻率的無線電轉換成5G NR波形,並將它們組合起來。你可以把毫米波的高帶寬和6GHz以下的頻率結合起來,這樣就可以實現無縫移動了,因為6GHz以下的頻率就像一塊性能很好的毯子。當你處在那些有毫米波無線電的區域時,它會增加你的吞吐量。

Q:對於6GHz以下頻率的5G的吞吐量,您的期望是什麼?

曼斯菲爾德:我們的期待總是取決於有多少頻譜。毫米波之所以能擺脫多千兆比特的速度,是因為你可以獲取400至800MHz的頻段。當你頻率降到6GHz以下,沒有人能保持超過幾百兆赫。以我們目前的持有量,相對於LTE,這些頻率會有所提升,但提升幅度並不大。

現在,我們在LTE上部署了所有這些帶寬,並獲得了這些高速度,它們在5G上的速度也不會比這個高出多少。這一切都要看帶寬。所以如果有人只使用一個小通道的話,它的速度可能比你現在的速度要慢。

Q:既然你已經有機會使用Netgear的5G夜鷹(Nighthawk)測試過AT&T的5G服務,消費者實際上對它速度的期望值是多少?

曼斯菲爾德:許多報道稱,夜鷹最初的性能並不比常規LTE好。事實是,如果我們回溯前幾代,會發現同樣的事情:總有一個進化的起點存在着。這一點我們之前說得很清楚,也沒有隱瞞過我們是從100MHz的運營商開始的事實。導致現在局面的原因有很多,但是必須認識到我們用毫米波做的每件事都是很複雜的。

這將很快得到改變。我可以告訴你們,在接下來的幾個月里,我們會看到很大的進步。我們有了新的功能;我們希望對每一個設備和基礎設施的軟件升級都保持一個相當有規律的節奏。我希望,我們的速度將呈階梯函數式增長,僅在第一季度就能逐月改進。當然,到第一季度末,我們的增長將達到峰值。其他內容我就不透露太多了,請大家拭目以待。

Q:有關於設備的消息嗎?

曼斯菲爾德:有很多報道稱,我們計劃在2019年上半年推出一款三星智能手機。

Q:是兩款三星手機。

曼斯菲爾德:第一個,非常清楚,是毫米波。第二個是6GHz以下頻率的5G。

Q:媒體的下意識反應是,「如果幾個月後三星就會推出第二款擁有更廣泛網絡支持的智能手機,為什麼還有人會考慮購買第一款?」AT&T對此有何回應?

曼斯菲爾德:事實是,按照這種邏輯,你永遠不會花錢買新手機。但是我們每年都會推出具有先進功能的新手機。

Q:不過,這是一個很大的飛躍。就像對某人說,聽着,我們將推出5G,有兩種不同的口味——5G和5G+——但你只能用手機連接到我們的體育場的5G,而「漫遊5G」將會晚些時候出現。

曼斯菲爾德:我認為情況不是這樣的。原因是,在吞吐量性能方面最大的提高將是毫米波。所以事實是,有了毫米波,並將其與6GHz以下頻率的LTE技術結合起來,能夠同時搭載那些6GHz以下頻率的運營商,如果用戶使用LTE波形,再加上毫米波5G NR波形,他們就能立即從那些6GHz以下的頻率中受益。

在今年年底,當你在第二部手機上使用NR時,坦率地說,這款手機會有更長的續航時間。這是肯定的。但是,用戶在這款設備上獲得的體驗和在今年早些時候推出的設備上的體驗會非常相似嗎?答案也是肯定的。

從技術的發展來看,沒有什麼事情會在瞬間發生。所有的一切都建立在各種事物的基礎之上。所以,通過我們把核心技術向邊緣推進,用戶會得到很多延遲方面的好處,我們現有的網絡也正從中受益。

Q:4G LTE在優化後的設備上有什麼延遲?

曼斯菲爾德:通常,我們得到高20秒或低30秒(毫秒)的延遲。

Q:你對5G,尤其是毫米波有什麼期待?

曼斯菲爾德:一開始會很相似,只是大概少了幾毫秒。但隨着時間的發展,我預計它將降至20以下。

Q:低於20毫秒是可以的,也許足夠實現VR和AR,但是5G標準的承諾應該是要低於10毫秒,或許低於5毫秒?

曼斯菲爾德:我引用的數字範圍很廣。如果你考慮一下人們想實現AR和VR的地方,可能會發現人們不會想在高速公路上以每小時70英里的速度進行AR和VR。

Q:還需要更多的時間來實現這一點。

曼斯菲爾德:但如果你去體育場,比如AT&T體育場,我可以用邊緣計算能力做一些事情。我可以把這些延遲設為小於5毫秒。這時你已經為實現特定的體驗完全優化了網絡,所以延遲將是個位數的。但是當你考慮更寬的區域,開始的時候是小於20毫秒,這最終取決於你把網絡的邊緣推向了多遠的地方。對於這種情況必須有一個商業案例,對吧?

Q:普通消費者可能會考慮購買一款可以在家中佩戴的無線VR頭顯。我不知道他們會不會願意先去體育場再戴上他們的VR頭顯。他們去那個體育場的全部原因就是為了體驗現場比賽。當然,他們可能會暫時戴上一副眼鏡,以便看得更近一些,或者使用AR疊加來跟蹤數據,但那似乎是幾年以後的事了。

曼斯菲爾德:使用5G,用戶可以有不同的應用程序,具有不同的延遲需求。比如在製造環境中使用AR。你可以去構建一些非常特殊的場景。要得到真正的個位數延遲,理解這一點很重要。這是第一位的。隨着時間的推移,用戶將可以在越來越遠的地方構建基礎設施,這將允許它在更廣泛的基礎上為消費者服務。我認為對人們來說重要的是要意識到在很多地方同時進行投資是不可能的,也是不現實的。

Q:在過去的幾年裡,工業AR一直在發展,而且似乎每個帶着消費產品的白日夢進入AR領域的人最終都碰壁了,因為沒人願意花2000美元買一個頭顯在家裡與外星人交流。

曼斯菲爾德:但是,如果它們真的具有良好的粒度能力的話,許多工業增強現實AR應用都是有線的。

Q:HoloLens也是這樣?

曼斯菲爾德:HoloLens的能力非常有限。我們在這裡討論的是完全三維的,這和HoloLens的工作原理有很大區別。有了5G和邊緣計算,你現在就可以無線上網了。這對於使用5G的企業來說是件大事,因為機械人和生產線等都需要幾天的時間來重新配置,現在不一樣了。如果你能在無線的狀態下完成所有這些工作,同時也擁有相應的輔助過程和能力,那麼它將給你帶來巨大的機遇。

Q:為什麼一家想要在全公司範圍內大規模生產AR頭顯的公司會選擇5G,而不是等待Wi-Fi 6或其他不需要向AT&T或其他公司支付訂閱費的高帶寬解決方案呢?

曼斯菲爾德:在嘗試做基於Wi-Fi的系統方面,有些人已經研究超過十年或更長時間了。當然,他們可以獲得帶寬和較低的延遲,但每次都在抖動上掙扎,最後失敗。抖動是影響他們前進的障礙。最新和最好的Wi-Fi系統,具有更好的吞吐量和更低的延遲,採用蜂窩系統——即使是在具有本地化的邊緣計算和稍高延遲的LTE上,吞吐量也非常類似。但在抖動方面更勝一籌。

就拿無人機舉例。抖動是非常關鍵的。在Wi-Fi環境下,無人機十有八九會撞到牆上,而在蜂窩網絡下卻從來不會。區別就在於抖動,也就是網絡的不穩定性。當你進入完全未經許可的、不受控制的領域時,要維持抖動因素一致是很難的。而且在嘈雜的環境中也很難做到。即使在相同的頻譜上,我們在5GHz的頻譜上使用LAA,就像Wi-Fi使用的那樣,從性能的角度來看,LAA每次都優於Wi-Fi。為什麼?為什麼你掉的包會少一些?3GPP波形會處理環境中的這些變化,因為它是一個移動系統。

Q:在5G價格方面,目前AT&T提供15GB的5G數據,每月收費70美元。與我交談過的每家公司都表示,隨着時間的推移,5G需要以無限的方式發展,因為消費者甚至無法預測VR、AR、汽車和其他應用程序將消耗多少數據。AT&T移動5G服務的長期定價策略是什麼?為什麼要設置15GB的數據流量上限?

曼斯菲爾德:我只是技術專家,價格不是我定的。但我可以說,行業制定價格,消費者也是決定價格的因素之一。我們設定了初始價格,我們的營銷夥伴根據他們看到的數據設定出那樣的價格。我們將密切關注未來發生的任何變化。

原文 : 獵雲網

相關閱讀

免责声明:本文内容来源于獵雲網,已注明原文出处和链接,文章观点不代表立场,如若侵犯到您的权益,或涉不实谣言,敬请向我们提出检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