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數據包裹下的安全,會成為孩子的「楚門世界」嗎

收藏待读

大數據包裹下的安全,會成為孩子的「楚門世界」嗎

2018年年終歲末,隨着朝陽區人民法院對 劉亞 男以虐待被看護人罪被判處有期徒刑一年六個月的宣判落地,沸騰了一年多的「紅黃藍虐童事件」終於有了一個結局。

紅黃藍事件為全國幼兒園在幼兒安全方面敲響了警鐘,使社會大眾對孩子的安全問題更加重視。但這警鐘並未長鳴。2018年,幼兒園安全事件依然屢見不鮮。

如何有效的防範虐童事件的再次發生,360創始人兼CEO 周鴻禕 給出的答案是 ,要在幼兒園裏面安裝視頻監控,允許家長在手機上隨時查看自己孩子的情況。

隨着社會大眾的安全意識覺醒,更多的社會力量也參與維護學生安全的領域中。藉著「紅黃藍事件」的東風,主打學生安全概念的系列產品受到社會各界的廣泛關注。

如今,攝像監控已經是許多幼兒園的標配,以安全概念推出的各種智能產品也層出不窮。例如人臉識別系統,可以精準識別出孩子的親人;智能定位系統,可以獲取孩子的行動軌跡,孩子似乎是安全了。

但是,自此以後,孩子的一舉一動都受到關注,無數雙眼睛時刻盯着每一個孩子的生命安全,在他們身邊,一個現實版 「楚門的世界」 正在形成。

以數據構成無形的牆,似乎給了孩子牢固的保護,然而「牆」在哪建、建多高這些既不由家長決定,也不受家長監督。

對於家長來講,他們在做一場數據與安全相互平衡的交易,在得享安全的同時,他們犧牲的是自己的數據隱私。用數據交換安全,得能償失?當數據被大量獲取時,隱私保護的邊界在哪?

濫用數據,侵犯隱私只是最輕的危害

近期,貴州十餘所中小學推出智能校服。其安裝的定位芯片可以對學生的地理位置、考勤狀況進行監測。公開數據顯示,在後期升級的版本里,這款校服還可以對學生的學習狀態進行監測。

這樣一款聽上去很美好的校服,引起了廣泛的社會討論,眾多網友對使用此校服所帶來的侵犯學生隱私風險表示擔憂。

相關學校校長在採訪中曾指出, 不會在非學校時間定位學生的位置。 其指出的是「不會」而非 「不能」, 也就是說,通過技術手段在非學校時間,學校並非不能定位學生位置。這樣一款智能校服監控之下,學生的隱私何在?失去隱私還是影響較輕的。

當智能校服、遍布幼兒園各個角落的攝像頭以及家長手機內的App、學生接送系統等安防設施收集的大量數據可以準確地對學生的家庭構成、行為偏好、消費能力做出全面的分析。 商家甚至可以藉此實現產品的定製化,甚至是價格定製化。 曾一度甚囂塵上的滴滴專車「同程不同價」與之同理。

更為可怕的是,若相關數據被不法分子竊取,其所引發的連鎖反應將是災難性的。試想一個不法分子了解你家庭的所有生活作息規律,出行細節,帶來的會是多大的災難。

另外,在資本市場整體環境下行的時期,用戶數據的積累或許會成為企業手中最後的籌碼,無論是對數據進行變賣,還是加大對用戶數據挖掘,都能換來巨大的商業價值,這樣巨額收入的誘惑,並不是每個公司都能抗拒的。濫用數據對公司只有好處沒有約束,又有幾個公司能夠堅守?

數據保護,誰能依靠

在互聯網時代,比較弔詭的現象是,即使用戶明知軟件在收集自己的數據且有隱私泄露的風險,用戶對相關軟件也難以擺脫。最多只是換平台,想要逃離被收集數據的現狀是非常難的。

在政策監管層面,現在我國沒有關於數據安全監管的法律。

根據中國信息通信研究院2018年7月發佈的《大數據安全白皮書》(簡稱:《白皮書》)指出,目前國家就大數據安全進行了一系列重大決策部署,《「十三五」國家信息化規劃》提出實施大數據安全保障工程。

可以預見,未來大數據安全政府監管將進一步加強。但這一情況的改善,尚需時間。

《白皮書》指出,構架大數據安全評估體系將成為保障大數據安全的有效舉措,將通過平台防護,數據保護,隱私保護等方面切實促進大數據安全保障能力的全面提升。

在這一方面,以騰訊、阿里巴巴為代表的互聯網企業也相繼發佈了各自的《隱私保護白皮書》。據螞蟻金服首席隱私官聶正軍表示, 隱私保護不是企業被動的負擔,而是為了更好的服務客戶,也為了企業能走得更長遠; 12月份,騰訊發佈《騰訊隱私保護白皮書》。據介紹,其建立起全生命周期的數據管理制度和多維度的隱私保護機制,將數據保護策略制度化、數據管理流程規範化。

雖說諸多大企業已經在着手數據安全領域的探索,但在最終落地實施、國家監管層面還是需要政府推動,但願數據能被有效監管的一天會早日到來。

原文 : 新芽

相關閱讀

免责声明:本文内容来源于新芽,已注明原文出处和链接,文章观点不代表立场,如若侵犯到您的权益,或涉不实谣言,敬请向我们提出检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