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貨拯救紀錄片?

收藏待读

吃貨拯救紀錄片?

吃貨拯救紀錄片?

當資本、平台和優秀的製作人蜂擁而來,網生紀錄片,能成網劇、網綜和網大之後的又一熱點嗎?

文 | 趙二把刀

互聯網讓紀錄片看到了「曙光」,隨着《我在故宮修文物》《了不起的匠人》《風味人間》等爆款紀錄片接連湧出,越來越多曾經固守體制的紀錄片人才開始重演電視劇和綜藝領域的趨勢:從體制內走入互聯網,將項目從電視台和電影院押注到視頻網站……

轉網的紀錄片躍遷式爆發

2016年,一部《我在故宮修文物》的紀錄片的火爆,第一次讓行業感慨互聯網的力量,而這之後,紀錄片和互聯網的關係近一步緊密。

雖然變化不是一夜發生的,但長視頻在過去這些年裡確實深度改變了中國網民獲取內容的方式,《我在故宮修文物》和後續的所有紀錄片應該都是這一變革的受益者:《我在故宮修文物》最初是一部有三集的紀錄片,最初在央視首播,但當時反響並不大,但之後這部紀錄片在B站走紅,點擊量當時就有200萬,雖然和劇、綜藝等無法相比,但在紀錄片領域已經是破天荒的大事件。

吃貨拯救紀錄片?

截止日前,播放量417.1萬

緊接着《我在故宮修文物》被改成了大電影進入院線,雖然票房表現一般,但能夠走入院線市場,足以表明這部紀錄片的意義。

之後,互聯網渠道的重要性越發凸顯,越來越多的紀錄片乾脆捨棄傳統渠道,轉而專註於互聯網渠道,並且取得了不錯的成績,比如《了不起的匠人》等紀錄片就取得了口碑和商業上的成功。

而到了2018年,紀錄片甚至被認為網劇、網大和網綜之後的又一網生內容新賽道,不僅優愛騰紛紛加碼,B站也將紀錄片當做重要的內容砝碼,成立了專門的頻道。

和曾經網劇網綜上演過的故事一樣,曾經200多萬播放量就已經很驚人的紀錄片,在互聯網時代也很快動輒破千萬,頭部內容甚至被認為是破億才能夠達到各界的預期。

或許這個時代就是這樣,所有內容行業包括娛樂屬性略顯一籌的紀錄片也被商業化和娛樂化裹挾,必須快速的成熟、長大,呈現強有力的商業化潛質……而在這些要求之下,美食、垂直等可以快速表現的紀錄片率先「春暖花開」。

紀錄片,視頻網站也要掌握話語權

進入2018年,互聯網平台開始成為紀錄片轉網的主力軍。

被認為開啟這一輪紀錄片熱潮的B站,已經成立了紀錄片頻道,《人生一串》也成為其IPO之後的頭部自製項目,是國內首檔呈現國人燒烤情結的專題片,以展現國內燒烤文化為主題,獨具市井味和煙火氣,收穫了網友的認可和好評,截止日前播放量已經突破4700萬。

吃貨拯救紀錄片?

更重要的是,B站作為平台的力量也逐漸被認可,包括央視等紀錄片的傳統渠道紛紛將B站作為最重要的分發渠道,將很多優秀的紀錄片或者片段、片花之類投放到這一年輕人扎堆的平台。

在引入版權以及投資的《藍色星球2》等紀錄片大獲好評之外,騰訊視頻也在之前成立企鵝影視紀錄片工作室,並在2018年6月宣布知名紀錄片製作人、美食家陳曉卿加盟騰訊視頻擔任副總編輯,兼任稻來紀錄片實驗室負責人,並於本年推出了《風味人間》——截止日前,《風味人間》的播放量已經突破9億,創造了網生紀錄片的紀錄。

吃貨拯救紀錄片?

在大眾點評上的某涮肉店的評論里,讀娛君看到很多食客被一檔《天下一鍋》的美食紀錄片吸引而來的。《天下一鍋》是2018年底,愛奇藝上線的一部美食紀錄片,主要介紹全國各地的「鍋」,第一期主講地是北京,就有涮肉、爆肚、羊蠍子等多種類型,在寒冷的冬夜看這部紀錄片也是食慾大開——而在之前的內容推介會上,愛奇藝也是要推出《三聯世界·觀》《了不起的書館》《年味》等泛文化類的紀錄片內容。

就在2018年底,紀錄片行業的又一大咖入網。上海紀實頻道原總監、真實傳媒原總經理、雲集將來原董事長干超,正式加入優酷任副總裁,負責泛文娛內容中心,這也被認為是優酷方面在紀錄片加碼的信號。事實上,在紀錄片方面優酷方面也有《了不起的匠人》系列,之前的《侶行》(該節目轉入騰訊視頻),以及阿姆斯特丹國際紀錄片電影節(IDFA)獲得大獎、豆瓣8分的紀錄電影《搖搖晃晃的人間》。

吃貨拯救紀錄片?

除了優愛騰和B站之外,包括芒果TV、搜狐視頻等也都在2018年推出了紀錄片或者相關的娛樂節目內容;而各平台,在主旋律紀錄片的版權購買和投入上,在過去一年也有相當的數量,以上種種,從客觀來看,紀錄片和視頻網站邁入「蜜月期」。

這也使得坊間有一些聲音認為,紀錄片將成為劇、綜藝和網大之後的又一網生內容的品類,網生紀錄片真的火成這樣了嗎?

美食熱背後的冷思考

幾十年來,中國的紀錄片都沒有形成真正的市場化;雖然《舌尖上的中國》的橫空出世,讓紀錄片行業確實熱鬧了很多,但無論是製作、發行還是產業化,紀錄片行業都處於一個尷尬的境地。

一方面,政策的鼓勵使得中國的紀錄片的生產和播出看起來是有保障的,但傳統的體制和題材的限制,始終難以調動觀眾的熱情,使得紀錄片的投入和回報始終維持在一個很低的水平上,這也使得紀錄片行業的生存主要依賴於各種補貼;另外一個方面,即使是優秀的紀錄片團隊,比如之前《舌尖》的陳曉卿團隊,又受制於體制,節目火爆但團隊的收益有限,這也使得優秀的節目製作人才在行業中是缺乏的——有製作能力的人和團隊為什麼不去做電影、電視劇和綜藝,這些拍攝難度和時間跨度都要小很多,而且市場化也使得回報更快也更多。

吃貨拯救紀錄片?

尤其是,這一輪的紀錄片熱,不如說是美食或者垂直題材挖掘引發的熱潮——這也是為什麼讀娛君認為紀錄片在短時間內不太可能成為和劇、綜藝並列的娛樂內容品類:

1、拍攝和製作成本高,創新難度大,題材受限,受限於一貫的內容審核標準,紀錄片能夠觸及的角落其實並不多,尤其是在一些社會民生內容的挖掘上,所以目前視頻網站力推的紀錄片不是獵奇的上天入地的紀錄片,就是「吃吃吃」的美食紀錄片;

2、風格更容易雷同,相比劇和綜藝的題材撞車,目前這些口碑不錯的紀錄片,《人生一串》《天下一鍋》和《風味人間》,乃至非美食的《百人百匠》等,爆開一些網絡口語化的台詞,從製作來看,無論是敘述手法還是節奏呈現,感都是同一個風格,也就是《舌尖》的那種范兒。

3、更在意商業化。視頻平台為主導的內容領域,更注重商業化或者產業化,也就是投入產出比,這也是為什麼美食類一枝獨秀與這一波互聯網紀錄片熱的原因,因為《舌尖》延續到現在的帶貨能力是已經被驗證的——無論是大熱的《風味人間》,小火的《天下一鍋》都體現了這一特點,就是帶貨能力強。而《了不起的匠人》《百人百匠》也是商業味十足,由互聯網資本加持的內容熱,商業化和娛樂化也是必然。

這也是美食紀錄片獨領風騷的原因,它既能夠滿足網友的需求,又能夠體現商業的力量,又能夠避開監管的風險,或許這才是視頻平台和資本對其趨之若鶩的終極原因吧。

吃貨拯救紀錄片?

陳曉卿在最新一期的《圓桌時光派》中,談到他們的創作團隊在平衡《風味人間》的調性和揣摩年輕消費群體的時候,並沒有迴避「討好」年輕人的說法,這或許也是很多紀錄片從業者在轉網之後必須面對的課題吧。

但紀錄片其實是視聽內容一個類,如果展望紀錄片的整個發展歷史,美食類僅僅是一個偏門:從1922年, 「紀錄片之父」弗拉哈迪,將其開山之作《北方的納努克》呈現於世,築起世界紀錄片之光輝起點;1956年,阿倫·雷乃攜影機重回奧斯維辛,創作出被公認為紀錄電影史上經典之作的《夜與霧》,以詩意鏡頭昭示二戰殘酷歷史;到2017年,在第89屆奧斯卡頒獎典禮上,榮膺最佳紀錄長片獎……紀錄片像手術刀一般的展現世界和社會的真相被世人稱頌,但到了國內,在這個互聯網時代,吃貨們卻將美食紀錄片推到了「風口」。

吃貨拯救紀錄片?

難道只有吃貨才能拯救紀錄片?這個問題值得思考。

但是,以視頻網站為代表的互聯網資本在紀錄片領域的加碼,不僅讓網民看到了不一樣的娛樂內容,同時也使得紀錄片的從業者有了改善生活的希望。

紀錄片從業者一直都以「安貧樂道」著稱,僅僅在2016年,《我在故宮修文物》製作方就血虧,而眾籌上院線也是回報不多;但到了2017年,騰訊視頻就可以讓《風味人間》攝製組的腳步遍布六大洲二十多個國家,而優酷也願意為《搖搖晃晃的人間》這種純藝術片買單……有了資本的托底,紀錄片人在有限的創作空間中,也能夠找到發揮的空間,這就是市場的力量。

吃貨拯救紀錄片?

最後:各大視頻網站在紀錄片的發力,除了自製和訂製之外,在全球市場的版權採購也打開了包括讀娛君在內的很多受眾的視野:眾多海外的優秀製作記錄,幾十年來製作了海量的題材多樣、風格各異的紀錄片,通過這些紀錄片可以對人類社會、地球乃至宇宙都有更多的了解和認知,這,就是紀錄片無可取代的魅力。

所以,雖然從數量、影響力和商業空間,紀錄片和劇集、綜藝必然會有很大的差距,但作為各大視頻網站的重要內容組成,紀錄片尤其是自製紀錄片,也將扮演着重要的角色,也希望,除了吃貨們之外,越來越多的圈層用戶可以讓更新鮮的紀錄片成為爆款。

*原創文章,轉載需註明出處

原文 : 36氪

相關閱讀

免责声明:本文内容来源于36氪,已注明原文出处和链接,文章观点不代表立场,如若侵犯到您的权益,或涉不实谣言,敬请向我们提出检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