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家P2P平台的清盤鏡鑒:從高光時刻到黯然謝幕

收藏待读

一家P2P平台的清盤鏡鑒:從高光時刻到黯然謝幕

一家P2P平台的清盤鏡鑒:從高光時刻到黯然謝幕

本報記者 王曉 北京報道

導讀

由於P2P平颱風險密集爆發,監管部門不得不採取特別措施,對P2P平台核心高管人員邊控。甚至有互金平台在海外上市,而公司創始人因為被邊控也無法親臨現場。

2018年12月31日,宜貸網發佈良性退出公告。這家運行近五年的平台,獲得軟銀中國投資,並在籌划著上市,但卻沒能堅持到2019年的到來。

其興也勃,其亡也忽,宜貸網的轉變正應和着P2P行業的跌宕。

2014年,宜貸網成立。正是這一年,P2P平台大爆發,從年初的600多家快速增長到超過2000家,平均月環比增加12%。

此後,系列「風暴」襲來。十部委《關於促進互聯網金融健康發展的指導意見》規整意見出台,e租寶案爆發,互聯網金融風險專項整治啟動,《網絡借貸平台管理暫行辦法》出台,P2P平台備案延期等,儘管不乏波折,但P2P行業逐漸聚集了一大批投資人將其作為理財途徑。

不曾想,2018年6月開始,伴隨着唐小僧、聯璧金融等高返平台爆雷,牛板金、投之家等平台涉嫌詐騙,越來越多的平台問題暴露,投資人恐慌情緒蔓延。

覆巢之下,焉有完卵。第三方機構網貸之家數據顯示,2018年5月末到12月之間,873家平台退出,宜貸網即是其中一例。

從高光時刻到黯然謝幕,宜貸網成為P2P行業的又一註解。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採訪還原宜貸網清盤始末,是為鏡鑒。

危情燃爆

宜貸網現任總經理馮濤在退出公告中寫道:「自2018年6月以來,行業暴雷不斷,出借人恐慌情緒蔓延,受其影響,宜貸網滿標金額急劇萎縮,借款人逾期率暴增,催收難度急劇上升,衝擊巨大。宜貸網內憂外患,大環境惡化,兄弟公司的波及,供鏈貸實際擔保融資方涉及其他案件被採取刑事強制措施,銀行存管被要求提前終止……多米諾骨牌一般,一張一張倒下,我們承受着很大的運營壓力,不得不正視宜貸網已連續多月虧損的事實。」

發佈退出公告後,馮濤變得極為忙碌,與公司股東彙報運營情況,和投資者代表「談判」,安排公司日常運營,和當地金融監管部門溝通。

2018年6月,多家P2P平台出現風險的消息不斷揪動着投資人的心,其中不乏多家待收上十億的大型平台。網貸之家數據顯示,2018年6月,行業資金凈流入為56.56億元,7月便凈流出733.88億元,儘管此後跌幅有所縮窄,但行業資金仍是每月凈流出200多億元的狀態。

馮濤介紹,在2017年下半年到2018年上半年之間,宜貸網每天成交額達3000萬元左右。而在行業密集出現風險後,每天的新標交易規模僅有四五十萬元。

交易量的斷崖式下跌帶來的是營收銳減。馮濤算了一筆賬,作為中介平台,宜貸網主要收入來源是撮合項目交易收取發標服務費,交易驟降後平台每個月的收入僅有20萬元左右,但每個月的固定成本遠高於此。具體來看,銀行存管費用每個月平均15萬元;通過第三方支付公司完成的跨行出金、入金每個月手續費20多萬元;服務器託管運維每個月12萬元左右;營業場所房租支出每個月9萬元左右。固定經營支出至少50多萬元,這還沒有算上平台人力成本。經過測算,如果行業成交情況持續萎靡,平台的存量資金只能維持半年。之後就將面臨無力支付員工薪酬,存管系統、服務器癱瘓的狀況。

此外,曾經的關聯公司「宜湃網」在新股東的運作下出現兌付問題,其投資人要求宜貸網擔責兌付,並不斷到宜貸網辦公地點施壓,員工人心不穩,一些骨幹員工選擇離職。宜貸網創始人李寧在2018年9月宣布辭任總經理職務,專註解決「宜湃網」兌付事宜。一直任首席財務官的馮濤被董事會推選擔任總經理一職。

儘管此後馮濤多方聯絡股東尋求幫助,但宜貸網無法扭轉局面。

「當前的行業情況不如及早良性退出,否則後期無力支撐爆雷,對投資人的傷害會更大。監管部門也認同我們的思路,提出了一些退出原則。我們初步擬定退出方案並與投資者溝通後,將報送監管部門。」馮濤表示。

投資人、存管銀行謀退

曾成功投資 阿里巴巴 、淘寶網、分眾傳媒、迪安診斷等明星企業的軟銀,在2014年5月投資了宜貸網,寧波軟銀天維創業投資合夥企業(有限合夥)持股20%。

在行業蓬勃發展之際,頭頂軟銀光環的宜貸網獲得較同業更快的發展。軟銀中國稱對宜貸網是純財務投資,不參與宜貸網的日常經營。不過根據公司治理的需要,軟銀中國合伙人周曄出任了宜貸網的董事。

但如今的軟銀中國,或許正在為當初的決定懊惱。2018年9月份,軟銀中國合伙人在出境時被突然攔下,發現已經被邊控,這對於軟銀中國的聲譽以及其他業務的開展不利。由於P2P平颱風險密集爆發,監管部門不得不採取特別措施,對P2P平台核心高管人員邊控。甚至有互金平台在海外上市,而公司創始人因為被邊控無法親臨現場。

宜貸網在公告中表示,寧波軟銀已根據投資協議約定足額支付了對宜貸網的投資金額。其後,因公司業務發展不如預期,經其投資委員會決定,沒有意願對宜貸網繼續投資,並希望能夠轉讓股份並退出董事會。不過,隨着資本熱情退卻,想要找到接盤者並不容易。

屋漏偏逢連夜雨,此時,存管銀行也萌生退意。

2018年9月份,存管銀行恆豐銀行就溝通希望退出存管,而這是地方金融監管部門為了防範金融風險,希望轄內銀行退出註冊在外地的存管平台。此前,多地金融監管部門曾考慮要求網貸平台在屬地內銀行存管。但商業銀行對存管業務已有所畏懼,宜貸網未能找到新的存管銀行。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不完全梳理,包括上海銀行、上饒銀行、貴州銀行、廣東華興銀行、江西銀行、徽商銀行、北京銀行等多家銀行或完全退出網貸存管,或宣布到期不再續約。對比此前存管業務指引明確存管銀行不承擔違約責任後,多家銀行積極開拓網貸平台客戶的情形,好景不再。

1月4日,宜貸網正式下線銀行存管,保留第三方支付通道為用戶還款之用。

道德約束的致命短板

隨着國家嚴格規範互聯網金融以及民間借貸催收行為,宜貸網過去依賴的「抵押物公證—強行處置」模式受到致命一擊。過往一個月左右的資產處置周期,如果通過法院訴訟途徑,抵押資產處置周期將會延長至一年甚至更長,導致資產端資金周轉不暢。而且,借款人惡意逾期也困擾着宜貸網在內的網貸平台。

2017年第四季度開始,借款人逾期便大幅上升。此後,監管部門出手打擊網貸「老賴」,例如將失信信息納入徵信、公開催收等途徑,但馮濤坦言,這樣的威懾效果相對有限。

如何看待P2P平台,如果再有選擇,還會進入P2P行業嗎?

馮濤表示,P2P模式從海外舶來,有一定的積極價值,對解決個人和小微企業融資起到一定作用。但由於行業缺乏門檻准入,部分平台被別有用心之人利用成為詐騙、非法集資的工具,性質已經變味。而且,將能夠接觸大量投資者資金的業務交付於平台經營者的道德約束或許是太過理想的期許。監管部門亡羊補牢,要求「所有金融業務都要持牌經營」,並加強對現有平台的監管和清退,屬於互聯網金融的草莽時期逐漸遠去。

但這一段金融草莽時期卻留下了深刻的教訓。

原文 : 新浪科技

相關閱讀

免责声明:本文内容来源于tech.sina.com.cn,已注明原文出处和链接,文章观点不代表立场,如若侵犯到您的权益,或涉不实谣言,敬请向我们提出检举。